阡坟-Andrea

近来部分锁文,慎fo。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国际学校期末事情巨多

8个project月底前都要交掉

而且一月份还要备考和准备托福

期末考完还要美国游学

回来之后直接回老家过年

过完年考TOEFL然后开学


今年大概是不会更新什么东西了

一月份准备继续写赐予者然后重新开海超

顺便再看一遍惊悚乐园

最近在搞一篇克苏鲁体系原创的小说

等存稿够多就开始发上来了

鸽了这么久

等我忙完

接下来我就会按时好好更新的!!!

抱歉抱歉,为了能够活下去我只能把车都锁了……

真的是太让人心碎了。

如果有人想要我以前写过的那些车可以加我QQ我发长图给你的……当然如果只想交个朋友也可以……

见评论

呜呜呜呜呜呜没想到咸鱼也有过70fo的一天

进博会放假我一定爆肝开车辽

?!!!!!!!!!

暗子:

不义2手游官推发的CW冷队宣传图!手游我没玩但是最近加入了多元宇宙里的CW冷队(想CW冷队的365天……)

公爵的玫瑰

#这是一个蒸汽朋克童话故事?大概#



 

公爵的花园里种满了玫瑰。

 

红的像血,白的像雪,还有零星几枝绿的,蓝的,鹅黄的。

公爵爱他的玫瑰,爱的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但鲜艳的色彩需要阳光和露水,公爵不得不打开后院的幕布,让玫瑰丛离开城堡的阴影。

 

公爵的城堡离城市不远,蒸汽和灰尘时不时迷了人眼,齿轮和机械经常会震耳欲聋。

每当这个时候,公爵就会盖上罩子,把所有的污秽阻隔在外。

 

一个烟尘漫天的下午,伯爵来拜访公爵。

 

伯爵参加过无数的战争,抗住了所有的炮火,也留下了一身的伤痛。他瞎了一只眼,没了一只手,断了一条腿。他装上了假眼,戴上了防风镜;他安上了假手,套上了皮质的手套;他换上了义肢,穿上了宽松的长靴。一年四季不曾变化,而后来的大火烧毁了他半张脸。他开始戴着面具出门,所有人都在背地里称他为“半面先生”。

 

半面先生不常出门,更不常从市中心的高塔出来,到郊区的公爵城堡。按理说,公爵比伯爵的地位高,可半面先生的名望早已不是可以用爵位来衡量的了。

 

“先生!今天这么大动干戈,是有什么事?”公爵急急出门相迎,半面先生也许是笑了笑,也许是抽了抽嘴角,并没有回复他,而是径直走向了他的花园。公爵皱了皱眉,心中略有不悦:他爱花如痴,半面先生一身的军火气,可别侵蚀了玫瑰。

 

“女王下了命令,搜集全国的绿玫瑰和蓝玫瑰。”半面先生终于开了口,他所踩过的地方,路旁的玫瑰都染上了金属的色泽,“女王的一位机械师研究出了一种替代汽艇燃料的方法,他可以通过一个被称为‘铜鸦’的装置把玫瑰转化为能量。但仅限于绿玫瑰和蓝玫瑰——没有人明白为什么,但事实就是事实。女王知道你有全国最好的——”

 

“不行。”

 

“……你知道,公爵先生,我别无选择。”半面先生冷着脸,声音毫无波澜。

 

“我不曾争权,不曾夺利,该死的我甚至没有个伴侣——我此生仅有的便是我的玫瑰,你……女王又为何要把它也夺走?”

“这才是女王所害怕的,公爵先生。”半面先生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在他走到门口时,他突然顿了顿,“公爵,如果我是你,现在就把其它的玫瑰藏进阁楼。”

 

公爵并不愿意把自己的挚爱放进阴暗的小屋子里,但他知道半面先生是为了他好。为了爱,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他锁上了花园。

 

工业带来的影响越来越大,风沙的暴虐越来越频繁地袭击公爵的古堡。墙上的齿轮渐渐生了锈,连大门的开启都变得愈加困难。他的脾气越发阴郁,性格越发乖僻,到最后,除了他的老管家,其他佣人都被机械替代了。

 

半面先生来访的一年后,在那同一天,勋爵登门拜访。

 

勋爵总是一幅光鲜的样子,华美的衣服,精致的配饰,但公爵知道勋爵只不过是一具腐烂的躯壳——他善剑擅枪,自身也是一个优秀的机械师,爵位倒是自己赚来的,只不过那些名声都是踩着别人的尸体抢过来的。他经常抢过别人的设计图自己研发,成功后就申请为专利,那些真正的原作者只能打碎了牙咽下去。名声拼不过勋爵,地位高不过勋爵,怎么办?忍着。勋爵有一把漂亮的手枪叫“蒸汽翼”,左轮,精致的花纹,远的不可思议的射程,是一把非常完美的枪。但,就连这,都是从一个子爵手里抢来的。

当然,后来那个子爵被降为平民了,为了掩人口舌。

 

他有能力,有野心,但没有感情。

 

公爵甚至懒得给他好脸色,冷淡开口:“有何贵干?”

 

“哦,亲爱的公爵先生,您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吗?”勋爵夸张地表演着虚伪的惊讶,“半面先生被处死了,因为违抗命令。”

 

公爵缓缓抬头,愣住了。

 

“你……说什么?”

半面先生不可能违抗命令的。不可能。

 

“哦,你也该明白,女王想杀人,只需要找个理由而已。”勋爵耸耸肩,“一年了,公爵的病情有没有转好一些?全国上下只剩下您的玫瑰还没有投入生产使用了。哦,所有颜色的玫瑰,我改进了机器。”

 

病情?所有颜色的玫瑰?

 

公爵突然明白了半面先生做了什么。

 

半面先生让他把花藏进阁楼,他也因此深居简出,遣散佣仆。半面先生正好以此为理由告诉女王他的玫瑰不能使用。

 

但这样的谎言瞒不了多久的。

 

也就是说,半面先生是因为他而死的。

 

“……给我一个月,我若是没有亲自奉上玫瑰,勋爵大可自取。”公爵惨白的脸毫无变化,他转身,慢慢地回了房。

 

“……真是个傲慢无礼的混蛋。”勋爵笑着,吐出几个恶毒的词。

 

“真是白费了半面的命。”

 

伯爵匆匆登上阁楼,巨大的花园在这个阴暗的房子里显得尤其突兀。

那些沾染了金属色泽的玫瑰一日变得比一日鲜艳美妙,而渐渐的这些玫瑰周围的玫瑰也染上了金属色泽,活了下来。那些没有被影响的玫瑰全都枯萎了,管家每日修剪这个诡异的金属玫瑰园,直到从有一天开始,他除了给这些玫瑰浇水,什么都不用干了。

 

玫瑰定型了,但依旧拥有柔软的花瓣和叶子。

 

鹅黄色的玫瑰全都变成了黄铜色,在光线下会折射出完全的金属的质感来。公爵一开始不明白半面先生是干了什么,但现在他明白了,这是一种保护。一种最后的保护。

 

他先给勋爵送了几枝玫瑰过去,勋爵盯着这些诡异的玫瑰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接了下来,投入机器。

 

出乎意料的,它所制造的能量是普通玫瑰的几十倍。

 

勋爵越加频繁地拜访公爵,也了解到这些玫瑰是源于半面先生的造访。公爵不知道,勋爵挖出了半面先生的尸体,却什么都没研究出来;他干脆把半面先生埋在玫瑰花田里,但过于强烈的尸气反而毒黑了玫瑰。这种玫瑰也能制造出十几倍的能量,但这种能量同时也会侵蚀工人。

公爵被尊为女王的座上宾,在他和女王虚与委蛇的时候,工厂里正冒出伴随着玫瑰香气的滚滚黑烟。

 

公爵的花田无法种进任何玫瑰了,每一株新的花苗都会被身旁的成体玫瑰吸去了营养。公爵时常拒绝越来越频繁要求玫瑰的勋爵,他把每一种颜色的玫瑰都留下一枝,放在自己的房间里。

 

“你说,金属多美啊。”公爵靠在沙发上,盯着他的玫瑰。

 

“把剩下的都给了勋爵吧。”

 

“……好的,先生。”管家欲言又止,最终微微颔首,缓步退下。

 

所有的玫瑰一夜间全被丢入铜鸦。

 

那一夜产生的能量,甚至足够了整个国家几百年的能量。

 

但渐渐的,半面先生的墓上花田逐渐减弱了效率,他的尸体腐烂地极快,就像是被这些玫瑰吞噬了一般,已经只剩下残渣和他的面具了。

公爵不再理会城市内传来的任何邀请或是命令,他逐渐被降为伯爵,又降为子爵,又到男爵,直到现在,他只是个从男爵了。

 

俸禄降低了很多,但他并不在意。

 

那又怎么样呢。

 

他还有他的玫瑰。

 

公爵,或者说,从男爵。他每天看着自己的玫瑰,嘴里咕咕囔囔的,像是个疯子一样。勋爵放弃了,女王放弃了,国家放弃了。

 

后来,没有多少人还知道古堡里住着谁了。传说,古堡的男主人疯疯癫癫的,每天盯着几枝金属质地的玫瑰,嘴里咕叨着什么——

 

“半面先生,戴上你的面具……”

 

“我的玫瑰……还是我的玫瑰吗?”

 

“是的,公爵先生。”

 

然后,他会大笑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LOVE!”

 

他会笑到趴在桌子上,一遍又一遍的——

 

“Love……Love……Love……Love……”

 

单调的音节回荡在空荡荡的城堡里,显得诡谲又疯狂。

 

“LOVE.”

 

后来,有人问起勋爵关于古堡的事,他只是笑起来。

 

“那个疯子,以前还是个公爵呢。有一片种玫瑰的地,那些玫瑰啊,他看得比命还重。但是呢,铜鸦需要玫瑰,最好的玫瑰。”

 

“半面先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就干脆告诉女王,他去说服公爵,并且去改进他的玫瑰。金属色泽的玫瑰,是因为半面的护腕。护腕上绑着药剂,他随路撒下去,那能腐蚀玫瑰的根茎,从内部替代它。半面先生等了一年,死了,我便去告诉公爵这个消息,让他能够心甘情愿地给出玫瑰——当然,他留下了几枝玫瑰,我们也不去追究。他现在啊,疯了,每天对着玫瑰就像是在对半面先生说话一样。”

 

“铜鸦啊,一开始所需要的仅仅是植物。但这提醒了我和女王,可以以此去要挟一下公爵先生。当然,我们谁都没想到玫瑰的效果会那么好,这算是意外之喜吧。”

 

“你说药剂?那太昂贵了。半面做出那一支就几乎花费了他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一切——我们赌不起,但这些依旧足够我们用了。半面的雕像会被放在女王的宫殿里,直到时间的尽头。”

 

有人问他,这么大费周折是为什么。


“他太有钱了,而且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要的人,比想要夺权的人更危险。无欲无求因而没有弱点,没有弱点则无可匹敌。”

 

勋爵喝了口酒,瞥了一眼窗外的城市。浓烟迷人眼,轰鸣震人耳。他却怡然自得地翘着腿,丝毫不理会窗外的乱象。

 

“但他却不是真正地无欲无求。玫瑰,他的玫瑰。唯一的突破点,绝佳的破防处,这花了这么久演的戏,终于也是落幕了。”

 

“原本这一切是为了找个正当理由杀了他,或是让他自刎。我逢场作戏那么久,也没猜到他会落得这个下场。疯了,傻了,痴了。”

 

“但其实,现在这样更好。从心里摧毁了他,比什么都有效。”

 

勋爵勾了勾嘴角。

 

“说白了,他的玫瑰就是他的命。”

 

没了玫瑰,没了命。

 

—end—

The Story of the Next Hour

#接The Story of An Hour#

#前作和本篇基本没关系#

#希望有英语大佬帮我改错!#

 

Mr. Mallard sat quietly, hands covered his own face, couldn’t dare to see his wife’s dead body. How could it happen?

Josephine was crying——very loud, and annoying——doctor was trying to make Mrs. Mallard’s body look better, and Richards, Mr. Mallard’s friend, was comforting Josephine by some meaningless words.

  Mr. Mallard didn’t feel anything. In fact, he was really confusing. Why? Nothing made sense. He didn’t even know the accident, and the moment his wife saw him, she died. Everything was too quick and too strange for him to understand.

  He literally thought that his brain was going to blow.

  “So……feel fine?” Doctor came and sat next to him, asked him about himself. He nodded, then shook his head.

  “Doctor, it just doesn’t make sense. I mean, not at all.” Crows were singing the song of death on the branches outside, Mr. Mallard stood up and walked to the window, yelled those crows away.

  “Sorry, they are bad signs to me. I never love them.” He stood against the wall, hands in pockets, staring at the painting of his wife. He had a happy marriage, a perfect wife, he had everything.

  Now, he lost everything, but he felt nothing.

  “Something is wrong with me, doctor.” He let Josephine and Richards went upstairs, then invited the doctor to walk with him in their back yard. Mr. Mallard was way too calm. He didn’t drop a single tear, or seem sad. He knew the doctor thought he was shocked, but the truth was he just couldn’t feel a thing.

  The crows came back. They laughed at him, flapped their wings to make noise, and then flew away before he got mad at them. Mr. Mallard was going crazy.

  Finally, he calmed.

  “I loved her, doctor. I know it,” He suddenly began to talk, but it was more likely that he was talking to himself, “But why couldn’t I feel anything? It just like……I didn’t lose her at all. I love her! But now, I feel like I’m the cruelest human in the world.” He laughed, barely could straighten up.

  The doctor stopped, observing him as one of his patients. He let Mr. Mallard laugh, after Mr. Mallard stopped laughing, he said, “Have you ever thought that you might not love her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Mr. Mallard laughed again, became louder.

  “Sure, of course I’ve thought about that. So what? Every time I thought about it, I knew I love her with no doubt. She is……was, the best gift I’ve ever had from the misery world.” He said firmly.

  “Well, if that’s so, then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Bless you, sir.”

  The doctor left without hesitation, for he already knew that Mr. Mallard had to find his own way to solve the problem.

  He was not feeling nothing. He felt everything, therefore he couldn’t pretend like he was just feeling the sadness.

  Crows came back once again. This time, they were just staying still, watching Mr. Mallard. Sky became darker, clouds became heavier.

  It rained immediately, and the rain drenched him while he was staring at the skyline. Maybe her soul went to the heaven, he thought, smiled like a child.

  At least she had her peace.

  Everything in his sight became fuzzy. Is there an angel? Or the Devil? She was on the branch, with a pair of black wings. He did believe that was his wife’s beautiful face. He held out his right hand, trying to reach that pretty figure, but she suddenly vanished in the air, left no trace.

  He withdrew his hand slowly, sliding against the wall to the ground. He sat, with dirt all over his pants and clothes, silently.

  All of a sudden, he burst into tears. He couldn’t stop tears dropping with the rain. He sat alone, sobbing, crying.

  At that moment, he finally realized the truth.

  He lost her, for the rest of his life.

不弃文不退圈,暂时淡网。
学习比我想的要累的多啊。

希望以后lof出个掉粉提示
就能告诉我什么时候要更新了(……

赐予者(11)

#少数几章还带蝙超tag的了。#
#我不会写恋爱,看起来很尬就很尬了……#





Damian在Annex的期间几乎算是与世隔绝,除了Kal和Lois他几乎就没看到过别人。偶尔来访的长老会成员也只是来见Kal,不是他。

Dick倒是来过几次,但Lois不让他进来。他还不能算是长老会成员,没有资格进来——不过Damian确实出了门和他聊过几次,也没什么好讲的,寒暄两句也就各自回家了。


Damian知道,自己已经和他们渐行渐远了。



在这么久的时间里,Damian接受了很多对于Kal来说稀疏平常,对他来说却有些折磨的痛苦后,Kal决定再给他一些美好的记忆。


各种受伤骨折都是最普通的伤害,而从精神上的痛苦和真正的折磨,还远远没有到来。如果他一直给Damian输送痛苦而不给予幸福,他会在真正的考验到来之前就先崩溃。


"更大的苦难还在后面,所以,我希望你能拥有我至今为止最喜欢的记忆之一,Damian。"


Kal把手覆在Damian头顶。



"这份记忆你不会以我的视角看到,因为这一份感情,仅仅可以属于我自己。"



Damian熟门熟路地抓住图片投入思维,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Kal和一个一身黑色盔甲的男人,像一个人形蝙蝠。有点愚蠢。


哦,蝙蝠侠。


然后,Damian看到男人摘下了头盔。


而那张脸让他差点忘了呼吸。


"Bruce。"他喃喃自语,看着一脸严肃的男人放松地露出与Bruce如出一辙的笑容,看着男人一只手压在Kal后脑勺上,他的唇压上他的唇,细细描绘着这种……爱意。


Damian看得出来,Kal是在享受这个感觉。而这个与Bruce相似到恐怖的男人,也是如此。


"Kal,我爱你。你知道我会一直爱你。"


"B……"

"我也是。"


Damian冷冷地看着蝙蝠侠,而直到记忆结束对方也依旧在用那种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眼神看着Kal,眼中的爱意几乎要溢出来。


爱。


Damian咀嚼着这个词。


「这一份感情,仅仅可以属于我自己。」


爱,是这样一种感情啊。


Damian突然意识到了最重要的一点。


"我对你的爱,一点不比他少,Kal。"


这是Damian睁开眼的第一句话。


"你告诉我,你对Bruce更照顾,是不是因为他和蝙蝠侠更像?你选择我,也是不是因为我和他有相似的地方,能让你想起他?"


Kal不言语。这种时候解释只会像是掩饰,而Damian是个聪明的孩子,他会明白。


"说实话,我其实根本就不在乎答案。"Damian抿嘴,"他是他,我是我,我会让你记住我,而不是他。Kal,我爱你。"


此刻的Damian并不清楚,爱是一份多大的负担,他也并不清楚,在不久的将来,他会为了这份爱做出多么难以想象的决定。


而相同的,Kal也并不清楚。


"Damian……你还是不明白。"Kal叹气,"你对我的这种感觉……是会褪去的。我对B的爱经历了时间的冲刷,已经被冲淡了,但它依旧存在,也不会褪去。这种,才是爱。"


"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我就知道我对你的感觉和对其他人不一样。到现在,我依旧这么认为。"Damian的语气已经染上了愤怒,"我知道我争不过他,毕竟我和他相差了几千年的时间,但为什么你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我不会伤害你,就算那意味着伤害我自己,我也绝对会保护你,直到一切的结束。"


Kal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到Damian对自己的感情居然能到这样的程度。


"我爱你,但这种爱,和我对B的爱不一样。"


"不过,我可以给你机会,Damian。"


他弯弯眼笑起来。


"你确实,和他不一样。"



他的爱,是沉默的保护,而你,却是直接的表达,明白的关心。

我不知道是他这样的爱意更深沉还是你这样的爱意更美好,但我想,也许你没错。


我爱你,这份爱也确实独一无二。



"那是自然。"这根本无需证明。


Damian勾了勾嘴角。


但,我会向你证明,我,配得上你。



两人都没有发觉站在门后的Bruce。


他的手维持在想要敲门的动作上,表情有些阴沉复杂。如果Kal看见,他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神情和蝙蝠侠如出一辙。


几乎是一模一样。



「你对Bruce更照顾,是不是因为他和蝙蝠侠长得更像?」这句话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Bruce不明白什么是爱,这个词早已因为不够精确而被抛弃了。可他知道自己对Kal的感觉和Damian是一样的,因而他愿意称之为爱。



可任谁会愿意听到自己只是替代品呢。


蝙蝠侠,Bruce一早就听闻过这个称呼。无名无姓,所代表的是黑夜中的正义,而据Diana所说,这个男人和自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曾不相信。



"如果你的那些温柔,那些笑容,都只是透过我的眼睛去看另外一个人,那么……对于你来说,我到底算什么呢。"


他放下手,转身离开。


“Diana,帮我把申请撤销了吧。”


“你确定么……这才只有几个小时——”


“Diana。”


Diana看着Bruce坚定又带着疲惫的表情,心中已经明白了三分。她点点头。


“你不知道他和他都经历过什么,你也不会明白为什么他会一直爱着他。”


“我不需要明白,Diana。”Bruce苦笑。



我只需要知道,我永远也成不了他。



Diana敲上了驳回的章,没有经过长老会的商议,也没有经过任何人的眼睛。




那是一张组成家庭的申请书。



上面的两个名字,大家都心知肚明。

赐予者(10)

#前半部分该解释的差不多了,谈恋爱吧#
#下章开始谈恋爱了#
#之后就开学了,高一,所以只能周更了233#
#没人看也要写,也算是对自己的坚持吧#
#接下来还是删蝙超标签吧,毕竟基本没有蝙超剧情了,要是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已经好几个星期了,Damian所得到的记忆全都是美好的,漂亮的,没有任何他以前所听到的"痛苦""折磨""无法忍受"的记忆。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Kal是在保护他。


"Kal!"Damian冲进工作室,"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任务会有很多痛苦折磨,但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给我任何机会去帮你分担。"

"……这些痛苦和你们平时受伤是不一样的,Damian,"Kal抬头,神色平静,"你不允许使用任何药物,也无法躲开这种痛苦。"


"我不在乎。"Damian脱口而出,看起来有些气鼓鼓的,"我只想帮你分担痛苦。"


"……既然这样,也是时候了。"


Kal站起身,叹了口气。


"从小事开始,你才会比较好接受。"



太阳。

太过毒辣的光线。

Damian用手挡着眼睛,猛烈的阳光照的他无法睁开眼睛——但很快,他就感受到一种奇怪的痛楚,从皮肤蔓延到体内。


"这是晒伤。"


Damian嘶了一声,咬紧牙,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他从没经历过这样的痛苦,以往就算是受伤了,只要吃下药就会立刻没有任何痛的感觉。晒伤不能说是他忍受不了的痛,他忍受不了的是这种长时间挥之不去的感受。


他睁开眼,身上的皮肤还在一阵阵发疼。


"Damian,这会持续好几天。"Kal盯着他,却没有看到任何表现痛苦的神色,"看起来,你确实能够经受得住这样的记忆……"


"再给我其他的,这样的记忆。"沉默了半晌,Damian开口道,"我……想知道。"


"……好。"


那种细微的痛苦一层层叠加,融合而成的那种感受是Damian完全无法形容的。不知道为什么,Damian觉得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让他有一种……活着的感觉。


烫伤,烧伤,冻伤,撞伤,极端的细小伤害全部涌来,Damian只是抿了抿嘴,睁开眼后也依旧毫无波澜,淡然地坐着。

唯有握紧的拳头透露出一丝讯息。


“这些还只是最轻的。”Kal放开手,靠在椅背上放松了身子,“之后……会更难。”


“你背着痛苦和孤独,度过了这么多年?”


“是啊。”Damian总是能问出一些出乎Kal意料的问题来,“但也有很多幸福啊。”


“……我想知道那场意外是什么。”


Damian坐直身子,严肃地盯着Kal。身上的伤痛依旧在不断浮现,但他不在意。


“啊,那场意外。”Kal点点头,“说是意外,也不能完全叫意外。那次,我被重伤了。”


Damian这才知道,氪石是什么。


“Lex——他掌管医疗中心,也自然会知道所有社区里的物种。我很早就发现社区里有氪石,所以我也一直对那篇区域敬而远之。”

“但Lex,他发现了氪石,还发现它对人体有辐射效果,便拿去精神中心做研究。”


“我那次是去例行巡视的,精神病患如果不能被治好就只能解放,但Lex总能治好他们。”

“一个病人突然失了控,抓起一旁的氪石碎片就朝我冲了过来。那种突如其来的虚弱我太熟悉了,我根本无力躲开这样的攻击。”

“我的整个胸口几乎被他划开了,Diana这才反应过来那是氪石,她立刻打晕了病人,把我带到了一旁的急救室,但无济于事。”


“我的能力不足以支撑我的生命,更何况我把能力全部集中在记忆这一部分,除非得到阳光的照耀,我基本上是必死无疑了。”

“幸好,Bruce有一个仿黄太阳的装置,但那是来自于蝙蝠侠的——年代久远,但一直有人在修理。那大概算是最后的保险措施吧。”

“我活下来了,机器也报废了。我把其中所有的能量都拿走了,才修复了身体——社区的药对我无效,所以我不能用药——而我原先的能量也被吸收了大半。”


“那导致有很大一部分记忆散发到了社区里。有人感到了痛苦,有人感到了快乐,有人感到了绝望,有人感到了孤独。那段时间被解放的人,多到无法计量,一度成百上千。”

“我又消耗了能量,一个个地把记忆收回,那花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那年的12月典礼都显得冷冷清清。都被解放了,没办法。”


“这也是为什么我着急找一个记忆传承者,我原本的能力还能支撑数百年,可这场意外简直是杀死了我一次。我时日不多了。”

“Lex把氪石研究封存了,他向我道过歉,但我总觉得这场意外和他有点关系。”

“病人失控,氪石碎片,但我没多想,接受了他的道歉。惯例,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就是全部了。这也是为什么长老会要求你不能解放的原因。如果你解放了,记忆也会这样散发出来,而我再想收回来,就难了。”


“为什么我没有印象?”Damian默然听完。


“也许那是因为,我从没删掉你的记忆。”



Kal笑了。



“看到你眼睛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会是一个合格的记忆传承者。你能承受记忆,能感受记忆,社区中所有人眼睛都是黑色或者棕色的样子,而我是蓝色,你是绿色。”


“这是独一无二的。”



“即使不能称之为礼物,那也是一种馈赠。”


Damian望着Kal的眼睛,微微勾了勾嘴角。





“是的。这是一种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