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坟

墙头多,本命孔雀/JC/加菲/佩佩/秃董/JS/普子/kiki/派派/blabla的等等
最近沉迷普子 他简直太好看太好看太好看了 他简直是啊啊啊啊啊(语无伦次
TH主吃巴瑟莱瑟
DC主吃蝙超 冷闪箭闪 丑哈 戈谜冻谜
漫威主吃霍盾 盾佩 狼队 银万
速激吃all肖哥
加勒比吃allJack主铁船贝杰诺杰
其他吃的很杂
就是这么一个人
对了,热爱拉郎配。
以及,冷CP日常,跪求同好(

每年都在逛完展子之后疯狂地爱上一个CP。
蛋哈真好嗑。
没有本子是我买得起的了。死亡。

是 是这样

往生净土:

明天明天
明天一定码
嗯(。ì _ í。)
一定码.....
一定.....吗??

即墨璃:

死也不可能是今天的好吗?有明天为什么要今天写???

梧桐之殇——废木一根

同意,反正不是今天(~ ̄△ ̄)~

羽蓝—发刀【划】糖小能手:

反正不是今天码!

大九九——努力的九九酱:

哈哈哈哈哈

靡光: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最近赶作业……忘记更新了……
开学之后补上,真的。
现在我都快来不及写完作业了呜呜呜呜呜QAQ

【2015 12 25】名著梗

戚孝廉——汉营角落来偷窥:

——


无垠兮:



盖茨比那个是整个小说的最后一句话啊啊啊啊啊




陈陈陈尽:







敲棒








陆溟生:















1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双城记》
































2 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百年孤独》
































3 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胡琴咿咿呀呀的拉着,在万盏灯火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不问也罢!
















——《倾城之恋》
































4 在这一瞬间,他对人们的全部厌恶又在胸中升起,完全败坏了他的胜利的情趣,以致他不仅没有感觉到欢乐,而且也觉察不到一丝一毫的满足。他梦寐以求的事物,即让别人爱自己的欲望,在他取得成功的这一瞬间,他觉得难以忍受,因为他本人并不爱他们,而是憎恨他们。他突然明白了,他在爱之中永远也不能满足,而只是在恨之中,在憎恨中,在被憎恨中才能找到满足。
















——《香水》
































5 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地碎片,把它们凑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
















——《飘》
































6 因为我和你一样。因为我也和你一样孤独,和你一样不能爱生活,不能爱人,不能爱我自己,我不能严肃认真地对待生活,对待别人和自己。世上总有几个这样的人,他们对生活要求很高,对自己的愚蠢和粗野又不甘心。
















——《荒原狼》
































7 寂静在喧嚣里低头不语,沉默在黑夜里与目光结交,于是,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飞鸟集》
































8 我的心,这只野鸟,在你的双眸里找到了天空。
















——《园丁集》
































9 我们继续奋力向前,却如逆水行舟,被不断地向后推,直至回到往昔岁月。
















——《了不起的盖茨比》
































10 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而你的行为决定最后谁能留下。
















——《瓦尔登湖》




























香槟玫瑰(2)

#人物慢慢就都出来啦#
#必然OOC#
#蔡文姬郭嘉荀彧等人的助攻要开始了#


第二天郭嘉没来,曹操也没来。
夏侯惇擦拭着酒杯,头也不抬。
无趣极了。他甚至有点怀念自己电视里那几个少的可怜的频道——总比在一家色调昏沉的酒吧里看着Happy Tree Friends*¹好。
哦,又一个松鼠被爆头了。真是棒呆了。



交班,来人却不是贾诩。
"……你谁。"虽然贾诩是个神神叨叨的人,但夏侯惇对他的印象仍是不错的。
至少他记得对方的记录一直是全勤。
"哦,我叫曹丕。"少年笑了笑,"以及,我成年了,这是一份合法的工作。"
夏侯惇扫了他几眼,最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曹这个姓氏并不能代表什么。



傍晚的城市,昏暗的灯光,让人昏昏欲睡。但今天夏侯惇要去拜访自己的邻居,所以他在回家途中顺便去便利店买了几盒巧克力。
甜食一般是不会被拒绝的。



"您好?"开门的是一个青年,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沧桑的过分。像是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的人,看起来有些深不可测。
"我是你的邻居,我叫夏侯惇。我想我应该了解一下我的新邻居,所以……"
夏侯惇递出手中的袋子,"我是个粗人,不知道买什么好,就只拿了点巧克力。"
荀彧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夏侯惇……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荀彧,你的礼物我收下了。明天我会给你回礼的,夏侯先生。"



夏侯惇点点头回到家中,没有看到荀彧家中又探出来的一颗人头。两人相似无比。
"那就是曹老板嘴里的夏侯元让?真是看不出来,这样一个男人能让曹老板如此赞赏。"
荀攸撇撇嘴,"文若叔,他到底哪里不一样啊?"荀彧斜了荀攸一眼,"他非常不一样。或许你看不出来,但我就是感受得到。"
"他不一样。"



曹操在郭嘉家里喝着酒,郭嘉也趁着这个机会开始捞八卦:"曹老板,夏侯元让就是惇哥?过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认出他的?"
"啊,他的左眼因为一次意外失去了整个眼球,从那以后他就一直戴着一个眼罩,从我认识他之前他就没摘下来过,他的眼罩我认得,他我也认得。绝对不会出错。"
郭嘉都想吹口哨了。曹老板这话,真的是别有深意啊。郭嘉没有追问,他起身打了个电话给司马懿,让他把曹操扛回家。
"你为什么不找典韦?!"司马懿崩溃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我出完差刚回家!"
"哦,典韦被曹昂拖去帮他搬家了。"
郭嘉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了一个鬼都不信的谎,无视司马懿的疯狂吐槽,淡定挂了电话。



曹昂倒是真不在家,曹植正赶着最后的截稿日期写着稿子,只是盘着腿坐在地上,整个人以一种非常纠结的姿势在写字;曹仁则在激动地看新闻联播,时不时大吼一声"漂亮!"。
……你们曹家有正常人么。
司马懿看了一旁嘴里不断叨咕着"吾好梦中杀人!""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的曹操,下了定论。
这家子最明白事理的老大都是个中二病,这家子是不会有正常人的。不会。



司马懿把曹操扔到了房间床上,自己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他便没听到曹操在睡死过去之前,嘴中的那句"元让"。



夏侯惇被一阵疯狂的敲门声吵醒了。
"夏!侯!惇!你给老娘开门!快点!"
……该死,隔壁刘备的老婆孙尚香。夏侯惇顶着一头乱毛晃到门前,慢悠悠开了门。



"……我以为你跟刘备生的是儿子。"
孙尚香白了他一眼。
"是儿子!!他叫刘禅你给老娘记住了!这是蔡琰,你也可以叫她文姬。她爹是蔡邕,就是那个特别有名的编辑兼作家,他明后天要和老朋友会面去,把她交给我,然后指名道姓要我交给你。天知道他怎么能放心……"
少女安静地跨进房门,朝着孙尚香笑了笑,啪地摔上了门。孙尚香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和一个小孩置气,回到了自己家。



"你就是夏侯惇吧。孟德叔叔总是提起你。"
蔡文姬淡然地看着夏侯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悠闲自在地仿佛在自己家一样。
夏侯惇跟她面对面坐下来。
"那么,你就跟我提提你的孟德叔叔吧。"
夏侯惇递给她一块巧克力。


"……行吧。"


她接过巧克力,浅浅笑。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干,有人说说话也好。"



(*¹:一部动画片,蛮血腥的。可以度娘看看。)

香槟玫瑰就明天更新吧。
就很想看惇曹的奇葩恋爱(那你还不去写(闭嘴

【诺杰/allJack】虚妄(4)

#没有格式的我#
#日常失忆#
#这章是过渡所以有点奇奇怪怪的#


坏女孩最终还是沉入了海底。
但James Norrington却活了下来。
他坐在小舟上拼了命的往皇家港的方向划去,但最后入眼的却是Jack跳入海中的身影。



Jack被Beckett安置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勋爵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给他带上了手铐脚镣——他对于Jack的逃跑能力非常理解。
Jack转醒的时候,入眼尽是一些既陌生又熟悉的事物——他认出来,这是勋爵的房间。



"八个小时。准将是铁了心啊。"



Beckett带着笑意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他去干什么了。"Jack扭过头直直望向Beckett的双眼——燃尽一切的怒火。
"这该怎么说呢……"Beckett突然坏心地想卖个关子,但Jack却突然情绪激动起来。
"我的船呢?!我的女孩在哪里!告诉我!"
"现在大概,沉到海底了吧。"
勋爵愣了愣,随即换上了嘲讽的语气。
原来无论如何,就算是陪了你那么久的James Norrington,都比不上你的船啊。



"……滚出去。"Jack在挤出这三个字之后就沉默了,只是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Beckett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未能说出口,他转身离开房间,摔上了门。



半小时之后,女仆推门而入,空无一人。



Jack消失了,在海中。
James Norrington几乎是发了狂,像原本的世界一样,开始满世界寻找Jack的踪迹。

Will则是更加颓废起来,铁匠铺彻底关门了,他倒是好好的活着,或许是勋爵给他的钱又或者是怎么样,但他除了醺酒,就是嗜睡。

Beckett什么都没干——字面意思上,什么都不干了。他只是喝茶,看海,偶尔巡查船只,文件随便签签,嘴里叨着一句话。
"注定的……这是命运……Calypso……"



女海神微笑着,碾碎了指间的花瓣。
"你们都想要第二次机会,那么我给了你们……只不过你们终究没有悔过,终究没有明白,这一切的意义何在。可怜,可惜啊。"
"你想怎么办?"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会还给他们一个新的Jack Sparrow。能不能让他……让你变回原样,全在他们了。"
入眼的是几十年后的Jack Sparrow。他一如往常戴着三角帽,涂着黑色眼圈,身上挂着零零散散的东西,嘴角永远勾着一个弧度。
唯一不同的是,他不是实体。



一旁被平放在地上闭着眼的正是年轻时的Jack Sparrow,黑色的眼圈被水晕开了去,肤色苍白的过分——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我长的可真是好看啊。"Jack感叹一声,这不要脸的话让Tia都忍不住做了个嫌弃的表情。



"新的模样你来选择吧,反正无论如何你都会在他醒来之后彻底消失的。"Calypso把年轻的Jack扶起来,看着Captain Jack,轻笑。
"那就……让他们吃点苦头吧。用谎言剥夺我的自由,用我的信任来对我做出欺骗,我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呢。我说什么来着?他们这些男人啊……都是一个样。"
海之女神嘴角的笑意扩大。这才是Captain Jack Sparrow该有的样子。
这些海军海盗甚至普通人和贵族,一个个都以为自己能够逆天而行……愚蠢的狂妄。
而不出她所料,看清这一切的,只有Jack。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海上开始流传一艘全身漆黑,船帆残破的幽灵船。据说,这艘船上的船员都是死去的亡灵;据说,这艘船的船长曾扬言要屠杀每一个海军;据说,这艘船长的和曾经皇家港的坏女孩号一模一样。
据说,船长自称,Captain Jack Sparrow。



海上屠夫的沉默玛丽号被这艘船逼进了百慕大魔鬼三角,变成了一船的亡灵但却被困在了那里;黑胡子的安妮女王复仇号被这艘船简单粗暴的击沉了,而在安妮女王的猛烈炮火下,她却毫发无伤;飞翔的荷兰人号,海上最恐怖的传说,却和黑珍珠号时常同时出现,而那据说被Davy Jones掌控的海怪,也从来没有攻击过黑珍珠号——一次也没有。



准将在惊人的一周内赶回了皇家港,勋爵没有阻拦他开着船出航,也没有阻拦他高价聘请了许多船员,他只给了Norrington一个要求。
"必须找到Jack。"



但命运就是这么可笑的一件事。



"命运之所以是命运,因为啊……它是注定的。"

【铁船】初

#群里日常(并不是所以划掉)复健搞事第一弹#
#多人联文系列##不知道甜虐不知道什么玩意#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就是不知道#
#CP就铁船没别的 我不知道我在写啥 真的#



chapter.1

漫长而无趣。
Will终究再也习惯不了岸上的平静生活。
Henry和Carina搬出去住了,Elisabeth约是看出了他的漫不经心,忍受了一个月之后,毅然决然地离开了Will Turner——她等待了许久许久才等回的丈夫。



荷兰人号不再被诅咒了,但船还在,船员也在——Davy Jones也在,事实上。
只不过他变成了一只真正的章鱼。
Will重新让荷兰人号出航了,船员——非常难以置信的,都回来了。大概所有人都习惯不了岸上那平淡无奇的生活。
Will的日常就是漫无目的地开船,找找黑珍珠号,找不到就跟章鱼Davy谈谈心,然后被章鱼一爪子糊脸并得到一个白眼。



说实话,能翻白眼的章鱼他还是第一次见。



Will意识到自己爱Jack是一个很尴尬的时刻。唯一的一次家庭聚会,Carina和Henry,Elisabeth和自己,四人吃了一顿晚餐。
Will却在Henry和Carina打趣的时候脱口而出了一句"要是让Jack看到你们……"
他止住了话语,而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句话。



Jack。Jack Sparrow。哦不,是Captain Jack Sparrow。他纠正自己。



他就是想到了这个男人,即使他根本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想到他。更何况他脑中的场面更是完全不适合这种温馨的时刻。
他脑子里是Jack走路时轻浮的步子,是他那细的不似海盗的腰,是他那双勾人的眼睛,是他那夸张的兰花指,是他那摄人心魄的微笑。
他就呆呆地愣在那里,直到剩下的三人安静下来看着他,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烛光照着他的脸。他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是如何的,但是Elisabeth看到了。


那是在思念爱人的表情,而她非常清楚的知道了这个人不是自己。最可笑的是,她也曾经爱着这个让Will倾心的男人。
天杀的Jack Sparrow。好吧,Captain Jack。



Elisabeth没有一丝留恋地离开了,Will也是。Henry跟Carina什么都没说,他们隐隐约约知道这一切的源头,但他们不想捅破。


航行漫长,但并不无趣。


因为到后来,Davy Jones在一边太无聊没事干于是总是瞎捣乱,但他又是前船长,没有人敢去教训他,于是Will的日常又多了一项。



每天追着章鱼满甲板跑。



到底是什么样的章鱼能在离开水那么久还活蹦乱跳良心一点不疼的?Will几乎是绝望的。
终于在几个月的鸡飞狗跳之后,荷兰人号遇到了黑珍珠号,那漂亮的几近完美的幽灵船。



Will几乎是兴奋到发狂地靠近那艘船,他荡到好女孩的甲板上,Gibbs等着他,他却没看到Jack。他扫了整个甲板,船员零零散散的都还有几个,熟悉的脸也都在,唯独缺了船长。
"他失踪了。"Gibbs看出了Will想要问什么,他摇摇头,叹气,"而我们所有人,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离开船,没办法上岸。还有更奇怪的一点,船上的时间……好像凝固了。"


Will回头望着荷兰人号。


"……确实。Jack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加勒比海上发生什么Will都不意外了,他沉默了几秒便转过头,开始询问各种问题。
Jack是两周前失踪的。
他收到了一封信,除了Jack没有人看过这封信,而他也不知道谁送的信,甚至这封信怎么到的船长室,他都不清楚。
一切都像个谜,但Will总是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拥有凝固时间和不让人上岸这种能力的人,应该只有Calypso才对,但最近Calypso又不知道沉迷什么,整天窝在小屋里不出来,照理说,她应该是……


天杀的该死的嫌疑最大的一个。


Will简单粗暴地荡回荷兰人号,直截了当地全速开向Calypso的小屋。
船长室里的Davy Jones是这几个月来第一次没有满船满甲板瞎几把乱跑。
他用他恶心的章鱼触手抓住一支笔,歪歪斜斜地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



"……你这他妈的写的是什么。"Will正在气头上,而看到Davy那章鱼爬一样的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是一句脏话。
然后Davy一爪子拍在他脸上。



「你见到Calypso之后想干什么?」


"就算是海神也不能阻止我去见我的Captain Jack。我会质问她Jack在哪里,就算她不是直接参与人也多多少少和这件事有关。"


「她如果就是不告诉你呢。」


"要是她不告诉我Jack在哪里……"
Will皱眉,嘴角勾起一个冷漠的弧度。



"……我就求她。"
Davy顿了顿,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又一爪子上去。今天的Will脸难得的非常对称。



"Jack,你离开你的好女孩,真的不担心?"
"当然担心了。但我必须这么干,Will Turner这个傻子不要陆地上的家非要来海上玩,现在玩出事情了,还得我背锅……Savvy?"
"……其实你并不一定要替他的,对么。"
"话是这么说,但Turner家的人……一个两个都是傻子,奋不顾身。可惜了……"
"可惜什么?"




"对于我来说所有的一切——除了我的好女孩——都是附带品。我向往的,只有自由。"



似有似无的一声叹息。

--tbc--

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

是真的。相对来说我自认为我写出来的CP更接近于无差(当然,没有车的情况下),攻方并不一定强势而受方也并不一定柔弱,有时候只是会因为一个tag而带入某对CP,却并不是作者写的就是如此。

页码:

排一万遍


nichoLee:



※纯属个人观点,毋需对号入座




※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 @Laceration 




 




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




 




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




 




A是B的痴汉,A喜欢偷窥B洗澡,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最后由于压抑不住,A强圌奸了B。




 




没想到,A竟然喜欢B,于是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




 




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可要是作者太太把A内心的纠结与冲动以及B的软弱与美丽描写得非常深刻并且淋漓尽致,你是不是会觉得病病的很带感,由此喜欢上这个故事也是有可能的对吧?




 




那么好,现在我们来把攻受角色对调一下,依旧是同样的剧情,你是什么感受?




 




是不是像是踩了天雷般痛苦?




 




对西皮两方的偏重,鲜少有人能做到完全平等的50%与50%,包括我自己。




 




有人喜欢自己偏爱的角色作攻方,有人则相反,我想后者占更大比例。




 




为此产出或是阅读时难免会厚此薄彼,这也未尝不可理解,但有一点请时刻牢记:两个角色是平等的,没有高低优劣之分。




 




临时起意写这篇杂谈完全是令我有感而发的事情接二连三,且不说某些官方皮下拿拉踩当卖点的破事儿,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也是最近,我拒绝再产出一对西皮CD。




 




我偏爱的角色被这个圈子几乎所有的文手与画手打造成了痴汉、变态,什么样恶心的梗都拿来套,而我也清楚自己可能是这个圈子里唯一苏C的文手。




 




关系好的写手向我委婉承认过,她只苏D,对其他角色无感,但D的其他西皮又吃不下,只能写CD。




 




这或许可以由小及大地呈现此圈的常态,从相关西皮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可窥探一二。




 




既然如此,又何必把心头好配给你认为的如此不堪的人呢?




 




要是交换一下立场,把D写成痴汉变态,你觉得如何?




 




从初中伊始接触同人的概念至今十年有余,相信很多人也是受了11区,尤其是二次元的影响。








日本的同人产业非常成熟与发达,我本身是日语专业也在那儿留过学,他们在业界值得肯定以及借鉴的东西很多,但糟粕也并不是没有。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也是我在这儿想着重讲的,就是痴汉。








不知道各位站的西皮是否有过类似于痴汉或是斯托卡的梗;也不清楚若是有,进行痴汉的那方是否绝大多数比例都是攻方。








不带任何玩笑性质地说一句,痴汉是犯罪,是一个人心理扭曲变态的表现。








也许很多人会把这句当玩笑,就像“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一样,警示语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威慑力,成了句笑话。








日本虽然色圌情产业发达,可男性一旦被扣上痴汉的帽子对今后人生的毁灭是难以想象,外加取证困难,能自证清白的并不多,所以在高峰时挤地铁的男性普遍会双手都抓住车内的拉手,以免被错认为“痴汉”。








这个名词极尽贬低猥圌琐之意。








我们再来代入下,你站的西皮AB,A是B的痴汉,无时不刻不在偷窥和斯托卡B,偷拍他的照片,非法潜入他的家里等等等等。








也许你会对这个设定感到兴奋,我试想你可能更偏爱B,或者说你可能对A毫无感情,把他换成CDE都没有关系,只要有人来污你的B就行。








那么我想问你说你是真心喜欢这对西皮还是只喜欢B?








试问有人把你的B描述成这样的人,你感受如何?








大概有些人忘记了萌西皮的初心,西皮双方的互动与化学反应才是吸引人之处,而不是纯粹的为了带感,追求刺激。








请不要肆意对待角色,他从来不是痴汉,不是强圌奸犯,不是色圌情狂。




要是你偏爱的角色被扭曲成如此,你会觉得好受么?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确实我们都提倡创作自由,可同人本身是戴着镣铐起舞,那些角色原本就不属于我们。








说得好听一些是用爱来为角色打造新的故事,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在角色身上发圌泄欲圌望。








哪一种都是你自己的自由,不过牵扯到在公共平台上传播的时候,吸引来的不光是爱着你本命角色的人,还有爱着另一位角色的人,这种轻慢和滥用角色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








圈子的风气都往拉踩的方向偏移之后,就很难回到正轨了,它就像个无药可救的传染病:被踩的那方粉不言而喻,原作向的另一方粉也会进入无文可看的困境,圈子人员流失是迟早的事。








真心想要长久的繁荣,那么最好认真对待这两个不属于我们的角色。








作者拥有创作的自由,粉丝也拥有抗议的权利。话语权的不对等导致抗议和愤怒很难直接传入作者耳中,而是在仇恨中发酵,成为积怨的一部分。








只要圈子还在,囤积发酵的恨意迟早会让同好们分崩离析。








一句话,你不在意,大有人在意。










暮时

#来自一个很咸鱼的群里的活动#
#名字就随便起起东西就随便写写#
#BE结局预警#
#别问我其他文啥时候更新 三天之后一定(也许#
#有私设 为了全文的通畅#
#就这样大概 也许有OOC#




"我一直很好奇你们荷兰人号的船艏。"Jack 轻轻的登上甲板。"那副牙齿,让她看起来像个凶恶的美娇娘。"
"当点心,Jack。她可是黑寡妇,在你沉迷她美貌的时候,别忘了护住你脆弱的脖子。"在Will当上荷兰人号船长之前,Jack可没少打这艘船的主意。
"放心,我爱我的好女孩。"Jack耸耸肩。



如此长时间不靠岸的航行已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岁月未曾在Jack的脸上留下痕迹,但骨子里的那股冲动却是被慢慢磨平了。
他不去追逐海上的宝藏和传说,他也不想再去过烧杀抢掠的日子。黑珍珠总是和荷兰人号一起出现,但它们什么都不干,只是平稳地航行,直到消失在海平面的尽头。
Will的船上即使有补给,也支撑不了这么久的航行,他劝Jack去特图加补充一下船上的所有东西——船员,食物,还有朗姆酒。
Jack只是拿着自己的酒瓶,灌着,转头看向Will,笑着摇摇头——还不是时候。



Will不知道Jack在等什么。
而Jack也不明白Will伴着他是为了什么。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他们都不明白。



之后的某一天深夜,黑珍珠靠了岸。特图加的夜晚一片死寂,仅有那家酒馆还吵吵嚷嚷的,带着一丝恼人的暖意。
Jack差Gibbs去置购所有的东西,自己则跨着轻浮的步子径直走向酒吧。
Will只有在夜晚能下船上岸,他便趁着夜深,跟着Jack进了酒馆。Jack依旧是拿着一瓶朗姆酒,他随意地坐在角落,安安静静地喝酒,而那些看起来更为年轻的海盗则是根本没有认出他来——他以前可是个传说啊。

Will突然意识到,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他不会老去,但Jack Sparrow会。
Captain Jack Sparrow或许是一个会流传万世的传说,但传说所代表的,就是死亡。
总有一天Jack会死去,而Will并不想见证这一天的到来。而当然,他也不想让Jack见证自己的死亡。他想过天各一方,但他就是无法戒掉Jack Sparrow这个大名鼎鼎的船长。
或许至少是曾经,他是那个无人不知的船长。



Will知道自己还有太多的话没有说出口,但他也不敢说出口。他不想打破那层薄如蝉翼的冰,那层最后的薄纱。
Will隐隐知道Jack是明白自己对他的感觉的,但Jack不说,Will也就只能装傻。


这样也好。


Will沉默着穿过人群,没有人注意这个荷兰人号的船长——而实际上,现在的海盗已经认为荷兰人号只是一个传说罢了。他们不信海神,不信海怪,他们所做的只是屠杀和掠夺。
"现在的年轻人,不理会Calypso,这样下去啊……迟早会背上诅咒的。"
Jack有些夸张地摇摇头,一口闷下了酒。



人的好运总有用完的一天。
黑珍珠号被攻击了。



年轻气盛的海盗不信邪,疯狂地攻击着这艘传说中神出鬼没的船只——但黑珍珠号是不会被损毁的。于是他们跳上黑珍珠的甲板,船员只剩下了Gibbs一个,Jack也只是靠着桅杆,淡然地喝着自己的朗姆酒。
"你会后悔的,年轻人。"Jack无谓地笑了笑,同情地看了一眼面前的新手,突然一侧身迅速躺倒在地上,Will的火枪击中了这个男人。


鲜血在甲板上蔓延开来。


荷兰人号的船员也跳上了黑珍珠,一船不死的亡灵和一船心高气傲的海盗疯狂地厮杀着。
Jack举起长剑加入了厮杀,原本破烂不堪的衣服又新增了几道残缺,但突然间,他心里猛地一沉——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好的事正在发生,而他却没有察觉到。
他看了一眼荷兰人号。终于,他意识到了。荷兰人号上没有了人,而Will的心脏就在船长室里——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刚刚有一个人影从海盗们的船上荡到了荷兰人号的甲板上。
Jack立刻扭头寻找着Will的身影。刀光剑影间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局势一边倒,海盗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亡灵却根本不会受伤。


他终于在人群之中找到了Will。


而却为时已晚。


Jack眼中的画面开始放慢。他看到Will的手突然脱力,他看到Will缓缓跪在地上,他看到Will转过头看着他,他看到Will眼中的万种思绪,他却愣在原地,什么都没做。
Jack反应过来的时候,约是已经过去了半分钟。他冲上前,一只手环住Will,另一只手放在Will的胸口。Will扯起嘴角,抬手想要触到Jack的脸,却在半途垂了下去。


他没有了呼吸。


Jack低着头,在战局中沉寂了几秒。他缓缓起身,抓住一根绳子突然间一个助力把自己甩上荷兰人号的甲板,随即扫了一眼后方的战局,就一步步走向荷兰人号的船长室。
一个海盗站在门口,剑上的血还在滴落。
"你看起来不像那群年轻人……"Jack盯着男人看了一会儿,"那你就应该知道,他对于我的重要性。先生,非常抱歉,你杀了最不该杀的一个人。"Jack勾起一个玩世不恭的笑,一如往常,但那与平日大相径庭的气场却震的面前之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畏惧。
他太恐惧了,以至于无法移动自己的身子。
Jack一步步走上前,轻佻的步子。站定在男人面前,Jack抽出长剑,眼神一瞬冷冽。
下一秒,那把剑穿透了对方的心脏。



Jack丢下剑,靠在门上,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黑珍珠号上的战场。他什么都无法思考,他脑中只在循环同一个画面,Will倒在一片不属于自己的血泊之中,在自己的怀里失了气息。
Jack一直知道Will对自己抱有的感情,但他无法回应,他也不能,不敢去回应。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辜负Will。
他爱着Will,这一点他从不否认,但所有的一切,对于Jack来说,都抵不上自由。
Captain Jack Sparrow只属于海洋与自由,他不会属于任何人,即使他也爱着这个人。
他想过与Will更进一步,但也仅是想过。
因为到这一刻,一切都结束了。



亡灵们回到了船上。他们没有了船长,则只能停在原地,等着黑珍珠号作何行动。
Will早就告诉过所有人,若是没有了船长,那么他们就将跟随黑珍珠号——既然不再需要运送亡灵,那么无论干什么都是可行的。
Gibbs受伤了,他便去了船舱;甲板上一片混乱,满地的鲜血,满地的尸体。Jack坐在Will身边,小铁匠的身上多了一些伤痕,大概是混战的时候被割伤的。Jack一言不发地呆在甲板上,盯着Will的尸体,死气沉沉。
"Mr.Gibbs,我要离开一趟。让荷兰人号跟着我的好女孩,我会回来的。"
Gibbs点点头,看着Jack吃力地把Will搬上小舟,自己又坐进去,快速地驶离。
Jack总是会回来的。即使他失去了所有,只要他的好女孩还在,他就不会抛弃她。
Gibbs转过头,朝着太阳的方向开去。



Jack几近疯狂地划着桨,终是在天色陷入黑暗之前抵达了海岸边。他用力地拖着Will,把他安置在沙滩上。Jack终于有时间停下来,他望着远处即将落下的夕阳,天边是被染的血红的云,今天已经见过太多血了,他想。



他坐下,坐在Will的身边,看了看浑身是伤的他,顺势躺下。Jack的手陷进沙子里,粗糙,坚硬。于是他终于敢这么做,只有在这种时候才敢做的事。





他伸出他的小指,勾住已经冷透了的Will的小指。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