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祝福的诅咒(1)

#大概是奇奇怪怪的吐金币梗?
#这篇会自己写完的啦
#可能一堆私设和bug 第一次放文就多包涵了
#文笔大概可垃圾了
#应该是个神经病向的甜饼……吧?





海面非常反常地风平浪静。
我们伟大的船长——Jack Sparrow,驾驶着他心爱的黑珍珠,随着自己的罗盘去往他自己也不清楚的目的地——好吧,并不是这样。
他的罗盘直直指向背后,荷兰人号的方向。
毫不意外地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靠近。
"Jack."哈,Captain Turner——Jack翻了个白眼,毫不掩饰。老Will(好吧,他必须承认对方看起来一点都不老)最后还是无法抵挡骨子里的对冒险的渴望,继续当他的海鲜船长。
虽然身上不再长着黏黏糊糊的东西,但Jack总是会在Will靠近的时候下意识捂住鼻子。
并不是嫌弃,真的。
其实有艘臭名昭著的鬼船跟在自己后面没什么不好,只不过Will这越来越频繁的串门频率让Jack觉得有点什么问题。
"好吧……又怎么了——"Jack慢吞吞地转过身,拉长了尾音,但下一秒,他就觉得喉咙口泛起奇怪的味道,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里面。
然后,他当着Will的面吐在了好姑娘黑珍珠的甲板上。吐的简直昏天黑地。
Will条件反射想要冲上前,但他慢一拍的大脑发现了有些地方不太对。
比如说哪里来的这满地金币。
他顺着金币滑落的方向看去,来源……
"Jack,你他妈这是在吐金币?!"




当着Gibbs和其他所有船员的面,Will毫不留情拖着Jack走向船长室。他都不用回头,他就是知道这群船员一定在争着抢着把金币塞进衣服的口袋里面去。
坐在椅子上,Jack毫不在意地晃着腿,同时头也随着Will的来回踱步转来转去。
"我可没有被,嗯,诅咒。"趁Will不注意,Jack悄悄地把刚才握着的几个金币塞进衣服里,然后对上对方的视线,挂上他最擅长的笑容,"而且就算是诅咒,我也不想解开。这样多——好!"这话可是真心实意。
"不,这绝对是诅咒。"Will一脸严肃地摇摇头,Jack非常难以理解对方看不到这种发家致富的方法是有多简单。
"三叉戟毁了,海上的诅咒已经全部解除了……所以,这可能是来自陆地的诅咒?"Will似是了然地抬头,却发现Jack已经悄悄蹭到了门口,正准备溜走。
发现自己被看到了,Jack歪了歪头。
"天啊……Jack!"Will头痛地按了按太阳穴,"这个金币能不能用还是个问题。"
"它又不是该死的阿兹特克金币。"Jack翘起兰花指夸张地晃了晃,一晃身消失在Will面前。
"……"他死死盯着吱呀不停的木门。





天有些暗了。Jack一边嘟囔着自己要发财了的鬼话,一边扭着腰走向酒窖。
他准备去狂欢一晚上,明天就可以靠岸了。
第二天,Will从成山的金币和许多空空如也的酒瓶中拎出了烂醉的麻雀船长。
"我会去找解咒的方法。"把Jack又一次拖进船长室,Will双手抱胸靠在门上,语气不容置疑,"你也知道你身体里根本不会有这么多金币的吧?"对方没有回复,意料之中。
耐心地等了几分钟,看样子Jack的反射弧终于调整回来了——他晃了晃脑袋,竖起食指摇了摇,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oh,可怜的小Will……"他步伐不稳地走到Will面前,凑到Will脸前。Will屏住了呼吸。
好吧,他就是有点紧张而已。
谁在心爱之人面前不会紧张一下呢。
正当他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Jack重重地拍了拍他的左脸,然后笑了起来。
"……"头被打歪斜向一边的Will看着地面。
"傻小子!我这分明是要发财了!我才不会解什么诅咒……这分明是海神的祝福!"
Jack向窗外望了望,他已经看到令人兴奋的港口了,语气也欢快起来。
"来吧,Captain Turner,停好你的荷兰人……我们要靠岸了!记得及时行乐!"
Will被Jack推推搡搡推到了船尾,Will也只好无奈地跳下船,坐上来时的小舟回去。
不管怎么说,他总得跟着Jack下去。






Jack交代了Gibbs去买一些必需品(你说的不过是朗姆酒而已好么,Will还是没忍住吐槽了一句),然后就迈着一贯轻佻的步子推开了酒馆的大门。Will象征性地纠结了一下,以担心Jack被自己船员抛弃的理由跟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Will决定换个正当理由。
他是为了防止Jack被金币噎死才进来的。
这绝对是诅咒——Jack每喝几口酒就开始咳嗽,然后就会吐出几枚金币来
天杀的Jack Sparrow——哦对不起,Captain Jack Sparrow还在炫耀着这些金币,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身边全都是残忍而贪婪的海盗。
好吧,Will大概是忘记了,自己也是海盗。
不过他可没有喝醉。他看得清周围有多少人在盯着Jack和他的金币看,眼神里的那种渴望他可是熟悉的很。他一只手勾住Jack的肩膀,另一只手搭在佩剑上。
"不用担心,海鲜船长——"Will的眉挑了挑。他真心不喜欢这个称呼。
Jack晃头,露出醉醺醺的笑容,那几颗金牙却让Will很难得的觉得顺眼无比。
"他们还没那个胆量拦住我!"
……不,Jack,这一定是个Flag。
Will决定出去透个气。





"……Jack,这就五分钟而已。"
Will极度崩溃地仰起头,捂住眼睛。
此时的Jack正盘旋在几个海盗之间,舞着长剑,表情一如既往地玩世不恭,下手却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但人数毕竟是处于劣势。Will扫了一眼周围蠢蠢欲动的海盗,权衡了一下利弊,冲入人群抓着Jack的手就朝门外跑。
幸好现在是中午的繁忙时段,Jack身上叮叮当当的声音没有引起太大注意。
大约是下午四点左右了,Will架着醉倒的Jack走向一个旅馆,破烂的,不起眼的。
扔了钱,拿了钥匙,上了楼。
把Jack扔到了床上后,Will长吁一口气,撩开眼前的碎发,也瘫倒在床上。
啊,下雨了。
一瞬间窗外暗了下来,甚至有些阴沉的可怕。
大概这是今天唯一幸运的事了。





困意如潮水般袭来,Will在和睡神搏斗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屈服了,他轻轻吻了吻Jack的额头,帮他脱下靴子和脏兮兮的外衣,把帽子放在床头后盖上被子,然后躺到另一张床上,随意地蹬掉鞋子,扯了扯被子,就沉沉地陷入了梦境。
他也没有看到Jack睁开眼看着他的脸,最后一声叹息隐匿在雷电与雨水声中。
"……你们Turner家的人啊。"
Jack知道自己还不至于喝了半小时的酒就醉倒的地步,所以那一定是咒语作祟。
他没有丝毫头绪,而他也确实不想解除咒语——死敌没有了,罗盘和黑珍珠都回到了他的身边,一切似乎回了正轨,他不想打破。
他爱及时行乐。
他也追求自由。
只不过他爱上了Will Turner。
他有种直觉,这个诅咒和Will多多少少是有点关系的,所以他更不想解除。
虽说Will当了荷兰人号的船长已经这么多年,海盗的习惯总是有些已经入骨,但Jack并不希望再把Will扯入自己的烂糟事里去。
大概Will也是爱他的吧——只不过Elisabeth和Henry才是他的家。他总得回去的。
Jack Sparrow,一个海盗,绝对不会是任何人都归宿。他早就认清这一点了。
虽说Jack掺和了Turner三代人的生活,但他认定自己至始至终都是局外人。
"你想上贡什么给我都可以……除了爱情。"
最终Jack还是闭上了眼,陷入梦中。
"或许该说晚安了……Will。"
难得的,他的语气中明显带着疲惫。
雨越下越大。
--tbc--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