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前传节选,一言不合就送船(并没有)

啊啊啊啊啊太不对劲(bushi
这一对一口玻璃渣一口糖真的是(倒地

啾咪:

我不懂英文,我只是在瞎JB乱翻




前文:http://jiumi842.lofter.com/post/1ee9e975_1040e3b3




  “请入座。”贝克特发出邀请。


  斯派洛坐了下来。贝克特拉开一个抽屉,迅速翻过卷宗,抽出一张羊皮纸。“啊!让我们开始吧。斯派洛船长,我知道你对这档事的立场,而我除了坚持己见恐怕别无选择。这封信来自Penwallow勋爵,正如你将要听到的,他特别指名了你。”


  贝克特开始大声读信:“‘因此,能否请你着手采购大约200名青壮黑奴,用船把货运到我位于新阿瓦隆的新种植园?至少有150个得是年轻有力的男奴,其他的可以是姑娘,最好是那种性情温良,能驯为家庭仆人的。蒙哥马利在春耕开始前就需要这批货。如果你的斯派洛船长有空运送这批货物将令我感到十分高兴。那名年轻水手对货物很上心,在他的管理下,可以期待航程中我们的损耗不会超过四分之一。’”


  斯派洛已是大摇其头。“不,不,对不起贝克特先生,但我干不了这活儿。Penwallow勋爵说的是‘如果你的斯派洛船长有空运这批货。’我没空,去找其他船长吧。”


  “我恐怕没别的人选了,斯派洛船长。”贝克特说着,放下了信,“我的所有船只都出港了。当你发来柯尔玛的大致方位时,我即刻命令探险队集结,然后驶向北方。你难道没发现坏女孩号是当前占据东印度公司港口的唯一一艘船?”


  斯派洛还是摇头。“几天之内一定会有另一艘船出现的,贝克特先生,坏女孩号不是为了运送……那种货而建造的。”


  卡特勒·贝克特摇头以对。“抱歉,船长。我查阅了行程表,预计至少三周内不会有船返回,而这期限还可能更长,我别无他法。莫瑟先生已经完成了勋爵阁下的采购,我们必须把货运出去。他们在卡拉巴尔滞留时间越长,挤在囚栏之中爆发瘟疫的可能性就越大。”


  斯派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清晰地意识到贝克特这次不会退让。船长舔湿了他的嘴唇。“不,贝克特先生,我不干。我很抱歉我必须正式辞去我在东印度公司的船长职务。”


  “斯派洛船长,在你下决定前有些事情得考虑清楚,”贝克特说,“鉴于你以往堪称典范的工作,我恐怕令你回避了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当一名东印度公司的船长在一年的跨度中失去超过一次的货物时——无论原因为何,哪怕是被海盗袭击——公司有权让他赔偿损失的第二批货。这是我们为了保护自己免遭不负责任的水手侵害而制定的条款。查查你的合同吧。”


  “但是——”


  贝克特抬手打断了他。“斯派洛船长,我希望这值得你花时间执行Penwallow勋爵的命令。但如果你拒绝,即便你辞职了,你仍然欠公司那笔你弄丢的黑砂糖的货款。这总数大概有……”他查了查账本,快速进行了心算,然后报出一个数字。不可否认,他夸大其词了,只是为了欣赏斯派洛瞪大的双眼,以及听他轻轻的抽气声。


  “贝克特先生,我没那么多钱,”斯派洛说,“这得花我好些年去挣这么多钱。”


  “抱歉,斯派洛船长。如果你辞职,你欠我们这么多钱。如果你拒绝运输指定的货物,你也欠我们这么多钱。但是……”贝克特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安全可靠,“如果你为我运了这批货,使我有幸完成勋爵阁下的要求,斯派洛船长,我以一个绅士的荣誉向你保证,再不会让你做这种事情。如果我有另一个船长可用,我会雇佣他,但你自己看看,我并没有。”贝克特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斯派洛坐在那里。他面色沉静,眼中却蕴含着风暴。如果贝克特不是那么一门心思地想要击败,或者说,驯服东印度公司西非的“自由精神”——他开始这样看待杰克——他可能会对杰克感到抱歉。恐怕我的小麻雀刚刚发现了笼子的界限……


  贝克特靠坐回椅子,花了几分钟欣赏着斯派洛的内心纠结。是时候下一剂猛药了……


  “看得出这对你来说很艰难,杰克,”他说道,“很抱歉向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意识到这次航行对你来说是一次真正严峻的考验,我谨向你为公司做出的牺牲表示感谢。所以我有个提议。我知道你想拥有一艘属于自己的船。如果你能指挥坏女孩号运输勋爵的货物,我将把她转让给你。你将拥有她,杰克。”


  斯派洛睁大了眼睛,张开了嘴。“你会那样做吗,贝克特先生?”


  “我会的,”贝克特说,“我会的。你所需要做的只是带她出去逛一圈,然后回来这里。看。”他打开办公桌的另一个抽屉,抽出一份文件。“这是她的证明文书。当你凯旋归来的那一天,我会把她转让给你,要我说,以一先令的价格,只是为了让手续合法。”


  杰克·斯派洛看上去要晕倒了。“我……我……”


  “你想要她,对吧?”


  “是的,是的,我想要。”


  贝克特听见自己的声音猛然沉了下去。


  “我不能给你更好的报价了,杰克。你要是不接受那准是疯了。”


  “我会,”斯派洛说,“给我点时间。”他起身大步走到角落,站在那里直直地盯着空白的墙面,双拳紧握。


  卡特勒·贝克特注视着他,对他的决定感到好奇。他曾以为他知道,但杰克过去让他吃惊过。


  最终斯派洛转身走回了桌前。“好的,贝克特先生,”他的声音低沉艰涩,满怀压抑的情感,“就这么说定了,我会运送Penwallow勋爵的货物,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知道了吗?”


  “棒极了,杰克,”贝克特说。他伸出了手。“那么我们可以握手成交了吗?”


   斯派洛瞪视着对方伸出的手,仿佛那是一条蛇,最后摇了摇头。“我很抱歉,贝克特先生,”他轻声说道,“但我不觉得那样做是对的。对不起。”


  “没关系。”贝克特的语气温和而宽容。他在意的哪是区区一次握手?他胜利了!小麻雀被挫败了。从他的眼神看来,这一点毋庸置疑——他被系上了笼头,正如一头落入囚境的野兽。“我明白这对你来说很艰难,杰克。我愿尽我所能使它变得容易些。我将为你提供有经验的人手来照管货物。除了开船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好的先生。”


  “我们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对船只做些改装,杰克。别再郁郁不乐了,事在人为。给自己找点其他乐子,也让你的船员上岸放个假。”


  “好的,贝克特先生。”








阅后感想:


1、年轻的小麻雀听说欠了公司一大笔钱还很惊恐,还想着打工还钱,但你看海盗大会的时候,他欠在场所有海盗王的钱,依旧面不改色。


2、我觉得贝克特完全可以提出进一步的要求。多年之后再次孤男寡男同处一室,杰克船长已经进化成了长期不洗澡,吐气如砖,能把铁匠一口熏翻的人物。假如昨日重现,杰克船长必不会为脱几件衣服而脸红,但这车我敢开,贝克特勋爵敢上吗。开车真的趁现在了啊!!!!!!


3、他们穿上衣服之后的对话依然很不对劲。

评论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