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祝福的诅咒(3)

#越写越偏#
#反正下一章也就是最后一章只能开车了#
#用勋爵强行凑剧情#
#占个贝杰的tag抱歉了#
#ooc都是我的 他们属于大海#



Will很早就知道这个诅咒是怎么回事。
卡吕普索给予Jack的除了祝福,也有与之相生的诅咒——当他爱上一个人,那么如果对方不爱他,又或者他没有勇气说出口,他的生命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迅速消逝。
荷兰人号上,消息的来源可是很多。




黑珍珠纵然快的惊人,却终无法超越一艘被永不疲劳的亡灵所操控的船,Jack在被追上之前把船驶向一座孤岛,交代了Gibbs一句"三天,我没回来,你就是船长。",无视所有人的眼神,抓住一根绳子把自己甩到了岛上。
Will也非常干脆的跳进水里。游向那座诡异的岛屿。Henry纠结了一下,跟着跳进了水里,故意无视了自己的爷爷Bill还在叫着"救不回小Jack你们两个就一个个等着沉到海底去吧"的事实,紧跟在自己父亲身后。
他们上了岸,沿着Jack的脚步走向森林,却没有丝毫的头绪,只能漫无目的地寻找。
Jack的身子太过虚弱,他摇摇晃晃走进树林后,连带着剑鞘把佩剑撑在地上,另一只手扶着树干,一点一点走向岛的深处。
强撑着没有在半路晕过去,终于他在近乎一个小时的艰难移动后看见了一个木屋。他未多加思考就径直走了进去,倒在里面那张干净地过分的床上,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当他醒来时,一边的桌上有着丰盛的食物。不过看着在睡梦中都能咳出一床银币的自己,Jack不准备继续浪费食物了。
更何况他都不知道这是谁准备的。
"你知道你还是能活下去的,Jack。"外人的声音让他一瞬间紧张起来,但很快Jack就分辨出了这个声音是属于谁的。
他不由得笑出了声。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简单的死掉……My dear Cutler。"Jack慢慢起身,歪着头。
站在门口的勋爵微笑着。
"好久不见了,Jack。"Beckett走到床边,几乎是贴着Jack坐了下来,身上湿哒哒还散发着死亡气息的衣服让Jack有些难受。
"还有,我确实是死了,但女巫却让我变成了亡灵,被困在这座岛上。"
好的,Jack明白这都是为什么了。
"她还告诉我除非在我下一次看到你的时候解除你的诅咒,我就永远无法离开。"
哈,就是这样。Jack翻了个大白眼。
"她为了撮合我和小Will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Jack喝了口朗姆酒,干脆开始大快朵颐——其实只不过是吃的饭菜满桌满地。看着自己亲手做出来的饭菜被Jack这么有些浪费地吃完了,Beckett也不生气,只是看着Jack,带着一如多年前的,无奈的微笑。
他就是对这只小麻雀无计可施。





此刻的Henry和Will还在树林中苦苦寻找。
"Hey Father,这个印记……是不是故意留下的?"Henry指了指一旁某棵树上的印记——一个P字,看起来是被烫上去的。
"……Cutler Beckett。"Will盯着那里看了许久,渐渐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Henry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离父亲远一点。






"那么,Jack,你到底为什么……不和Mr.Turner在一起呢。"Beckett看着Jack满足地吃完饭,稍微恢复了点精神,便开始提问。
"Well……"Jack其实有点下意识的依赖Beckett——鉴于对方是他第一任上司,也对他好的不可思议,简直就是……溺爱。他没有想太多,就决定全部告诉Beckett。
"第一,他有陆地上的生活,有家人。我呢,爱我的女孩,爱海洋,爱自由。第二,他整整少了二十多年的时光,我却已经是个老头子了,我可不希望耽误他和Elisabeth。"
Beckett看了一眼Jack那张几乎没有变化的脸,决定把那句"你根本没有变老"的话咽回去——他想听完所有的一切。
即使那会让他心彻底的碎裂。
"第三,他为我做了太多,我还不起。而且,死在这种岛上,死在海上,才是我所追求的自由。所以这么说来,这样还是不错的。"
"你知道,你只剩大概两天的命了。"Beckett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而他就在外面的某处,你也知道。我在一些树上做过标记,他很快就会明白那是我故意留下的……"
"他很快就会找过来。"Jack了然地点点头,干脆地躺倒在Beckett怀里,闭上眼准备再小憩一会儿。他一直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尤其是在他已经无限接近死亡的时候。
Beckett整个身子僵硬了一瞬。
他纵然从未承认,他内心是明白的——他渴求,渴望拥有Jack。
不过他早就输的一败涂地。
Jack先爱上了Will,可Will也爱着Jack;而Beckett先爱上了Jack,Jack却从来没有爱过他,所以他输了,彻彻底底。
Beckett轻轻拂过老麻雀的额头,慢慢把他的头安置在床上,点燃了安置在小屋角落里的一柱熏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小屋。
就算是时候去往另一个世界,在离开之前,他还是要最后帮他的小麻雀一个忙。
他可不希望在那另一个世界很快遇见Jack。





Will和Henry顺着记号发现了隐蔽的小屋,Will让Henry等在屋子外面,自己走了进去。
Beckett真心觉得自己的三观被刷新了——其实是找情人上床,居然还能带着儿子?!
于是,已是亡灵的勋爵眼疾手快地打晕了小Henry,把他扔到了岸边,而自己则坐在不远处被海浪击打着的石头上,面对着海洋,腿上的锁链哗哗作响。这是他被束缚的标记。
最后一次了……我的船长。
Beckett看着海平线的方向。







一进屋子,Will就觉得有一股异常浓郁的香味——很像是女海神会拥有的东西。
"Jack?"他所心爱之人就那么倒在床上,周身堆满了钱币,Jack没有睁眼,他也没有那么多力气了。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所有的怒火与不满,在看到这几乎是死气沉沉的一幕时,全部消失殆尽。
Will一个箭步冲上去,正准备抱起Jack立刻回到荷兰人号上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浑身燥热,可温度都冲向自己的下身。
……这个香味,原来是这种作用么。
权衡再三,Will一把推开了Jack身旁的钱币,欺身笼罩住Jack,和他交换了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即使对方无力回应。
他不确定Jack能不能撑到回船。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就在这里解决了一切的好。而且看起来,勋爵大人甚至准备好了一切。
"Jack……"Will低声呢喃,抬起一只手抚平了对方皱起的眉,"别害怕。"
"Elisabeth已经决心放弃我。"
"所以,我求你……我求你,不要抛下我。"
他虔诚地在麻雀的前额印下一个吻。
"那么……该开始了?"
Jack强撑着睁开眼,扯出一个挑衅的微笑。
"如果是这样的话……当然了。"






Beckett突然感受到了腿上的锁链变松了。他笑了起来,很难得的,张扬的笑。
旁边的小Henry还是昏迷着。Beckett摇摇头,对着不远处的荷兰人号行了个礼。
"你总是从不让人失望……Mr.Turner。"他摆正自己的帽子,一步步坚定地走向大海。
或许这才是卡吕普索想要的。
Beckett想,女海神想要的,是他彻底放手。
"再见了,坏女孩的好船长。"
在身影没入海水之前,他回头,似是留恋地看了一眼小屋的方向,而后坚定不移地走向大海。他突然感受到了Jack的感受,Jack的渴望。那是他从前从未渴求过的,属于自己的归宿与不被束缚的自由。








“原来这就是……自由啊。”

--tbc--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