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诺杰/allJack】虚妄(1)

#前提!这是一篇不算穿越的文!只能说是准将,小铁匠和勋爵的记忆去了另一个世界的他们身上!#
#剧情神奇!老萨是附加伤害!#
#年龄差懒得比划!反正小麻雀和小铁匠一样大,准将比他们大个五六岁,勋爵比准将大个五六岁吧#
#画风可能清奇,主诺杰,有all杰#
#然后BE预警,可能会有一些适合开车的设定#



Norrington是很讨厌特图加这个地方的。
海盗们的天堂就是海军们的地狱。
但他不得不来这里。
他心底总有个声音告诉他,他必须过来。



"哦对不起这位先生——小心!!"面前这个绑着头巾,走路摇摇晃晃的少年,Norrington发誓自己从未见过他,可又一次,他心底的声音告诉他,他不能错过面前这只小麻雀。


小麻雀……?


"诶?先生你知道我?"这个少年——未来伟大的船长Jack Sparrow——他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与这里格格不入的男人。
"……不。"Norrington摇摇头,"但你该怎么赔偿我的衣服呢……Sparrow?"他语气中满是不确定,可现在这个微醺的Jack并听不出其中的疑惑意味——他要是听出来,就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跟着这个男人逃跑了。
Jack就瞪着眼睛,懵懵地与准将对视。



"……是Captain Jack Sparrow!"Jack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扬起眉,像是耍脾气一般跺了跺脚,"但我也不知道怎么赔……不对,明明是你应该赔我一瓶朗姆酒!"
还是小孩子心性的Jack歪头,开始耍赖。
Norrington强忍着笑意。
"那跟我来吧,Captain。"
他终于想起了那心底的声音来自何处。
那是来自他过去所经历的未来。




准将把Jack拐回了皇家港,至于在蒂格船长听到这件事差点没杀进皇家港拎回自己儿子这件事……还不是现在该担心的。
准将家不小,但对于Jack,加勒比海盗王的孩子来说,还勉强吧。他撇撇嘴走了进去。
"Wow!"Jack惊呼一声,"我收回刚才的评价!你这里太好玩了!我要住在你这里!"
Norrington笑着安排手下去整理房间。以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买这么多零零碎碎的小东西,现在算是明白了。
都是为了面前这只小麻雀准备的。
Jack其实并不是这么不设防的——与之相反,他是一个心思缜密到恐怖的人。至于在面对准将的这种放松,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下意识的,他觉得眼前这个人是可信的。



Jack不情不愿地答应了Norrington去读书,虽然他不讨厌读书——真的——但他不喜欢那些顽固的老头子们。枯燥无味。
他学习速度之快,让那些古板的教师们都难以置信。Norrington对此不置一词。
他已经确定了,Jack没有原来的记忆。
人们总说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差,那么,准将就会尽力阻止Jack成为海盗,让他离疯子的这条线越来越远。即使付出一切。



Norrington养了个来历不明的少年,这件事传播的快的令人发指——最震惊的是总督。
"我不会迎娶Elisabeth小姐。"Norrington淡然地看着总督,风淡云轻地笑着,转身离开。
他的小麻雀才是最重要的。
他不追求Jack永远留在他身边,他知道他无法阻止麻雀追逐自由,他这辈子唯一的愿望,就是让Jack不要成为一个海盗。
那就足够了。他只有,只有这个愿望。



"Norrington!我今天碰到了一个叫Will的小男孩——蠢兮兮的!但是很友好!"
Jack的步子已经开始变得轻浮了,不过准将并不准备改掉这一点——事实上,他觉得这样,很可爱。"Hmm……Will?"Norrington不用脑子都能知道是哪个Will,上辈子跟自己抢Elisabeth,后来又跟自己抢Jack的Will Turner。
结果呢,这辈子也跟我要抢?
这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怨?!准将先生心里疯狂地嘀咕,面上却是一脸疑惑。
"对的!Will……Will Turner!咦这个姓有点耳熟……"Jack嘀嘀咕咕倒在Norrington床上翻来翻去,不顾一旁还在工作的准将先生,玩着自己头发上的各种东西,发出清脆的声响。
准将先生也只能叹口气,继续看着那些本不该属于他的文件。既然放弃了Elisabeth,他就不得不承担相应的后果。
看到西班牙军队的那份文件时,他停下了。
"Amando……Salazar。"
Norrington准确地捕捉到身旁人的一瞬僵硬。
海上屠夫……呵。
Norrington合上文件,失去了工作的兴趣。
时间线完全混乱了……Calypso。



"Jack,你今天还是要和我一起睡么?你可快成年了吧。不准备独立一点?"
Norrington怀疑过Jack为什么这么简单就跟着他远离自己的父亲,甚至毫不犹豫地住进他的家里,但很快他就释怀了——Jack想做什么都是他的自由,没有人可以批判。
准将褪下军装换上睡衣,躺在没被Jack占据的床上,转过头温柔地注视着他。
"那又怎么样!"Jack像条八爪鱼一样抱住换上私服的Norrington,脸埋在准将的胸口,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我老爹还没找到我,所以我想干什么就要干什么,要不然就晚了!"
准将失笑,拍了拍对方的脑袋。
他可没看见对方的脸有多烫。


沉沉睡去的两人都没有听见窗外的脚步声。



"总督,您确定就要这么快离开?"
"Beckett勋爵会接替这里的。至于James……他会和勋爵相处的很好。"
"那……""后天。后天我们就离开。"
Swann父女都将离开,但Will不会。
"Jack……"Will看着准将府邸的方向,"那么,勋爵,这次又是什么样的交易?"
"我解决西班牙人,你解决准将先生。至于Jack……我想,公平竞争?"
Beckett喝着茶,嘴角没有一丝笑意。
"……很公平。"Will点点头,起身走回自己的铁匠铺——只有自己的铁匠铺。
勋爵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窗外。
"小铁匠……你忘了,坏女孩还在我这里。"
月光打在港口,打在海面。
那艘熟悉而陌生的船就停在那里。


应是属于Captain Jack Sparrow的坏女孩。


还未成为黑珍珠的坏女孩。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