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诺杰/allJack】虚妄(2)

#小麻雀他还是个不谙世事(并不)的孩子!稍微羞涩一点也是很应该的!虽然以后就变成老流氓了……#

#小铁匠并没有下线!小铁匠并没有下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好像掺着玻璃渣呢#





直到总督父女离开之前,Norrington都不知道他们要离开的消息。他也没有生气,愤怒,他只是淡然接受了——他意识到了这个世界已不是他所经历过的那个世界。
他意识到了Will的年龄比上一辈子大了很多,这个世界的时间线也是乱的过分——准确的说,是所有和Jack有关的时间线,乱的过分。
海上屠夫,勋爵,铁匠,还有自己。



今天的Jack又从府邸里消失了。
管家习以为常地告诉Norrington,而他也果不其然又在悬崖边找到了正在凝望大海的Jack。
他慢慢走上前,从背后环住Jack还依旧瘦弱的身躯,附在他耳边:"怎么了?想出航么?"
"……"Jack不以为然地向后靠了靠,顺便歪了歪头躲开那股温热的气息,"我只是想……拥有我自己的船。"他的语气有些茫然。
"我保证,很快你就会有的。"准将笑着吻了吻小麻雀的侧脸,"到那时,我就会作为你的大副,伴随你出航,我的船长。"




Norrington没有和追着他死缠烂打想要问出答案的Jack说出原因,因为他知道Beckett已经把坏女孩停在了港口,并且根据他的猜测,勋爵先生的船就是为了Jack准备的。
既然所有的时间线都交错在了一起,那么这些时间线的主角,他们每个人的灵魂都应当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Will躺在铁匠铺里,醉的七荤八素。
他想让Jack幸福,更甚于让Jack和自己相爱,可在今天的悬崖边,他看到了Jack和Norrington的相处方式之后,他心里便隐隐觉得,自己已经输了。
不过就算自己晚了一步,也或许还来得及。
Will晃晃脑袋站起身,准备继续铸剑。
他要铸出最好的剑,作为Jack的成人礼。
"Will——!在不在——"Jack那叽叽喳喳的声音出现在门口。Will立刻匆匆忙忙地把酒瓶全部踢到草堆下面,站直,微笑看着他。
"Hey你在这里!"Jack翘着兰花指向他示意,扭着腰走向一脸紧张的小铁匠。




"我告诉你哦,James他说我很快就有我自己的船了!他还会成为我的大副!"
Jack趴在Will背上,夸张地挥舞着双手,又突然安静下来,声音倏地降低下来。
"而且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他……不是喜欢计时女那样的喜欢!是……"Jack皱起眉。好吧,他承认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感觉。
"想跟他过完一辈子的那种喜欢?"
Will硬生生挤出这几个字,喉咙里泛起一股苦涩的味道。他看到Jack眼中的喜悦了。
Jack Sparrow爱上了James Norrington。
在原来的世界会让每个人一笑置之的事情,在这个世界居然变成了现实。

真的是……太讽刺了。Will在心底自嘲。

"对!就是那样的!"Jack猛地直起身转了个圈,"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
"如果……如果你是这么觉得的,你就应该告诉他。跟随你自己的内心,Jack。"
目送对方蹦蹦跳跳地带着兴奋离开,Will终是忍不住苦笑一声。看来,晚了不止一步啊。
他的铺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长剑,却全都被他弃之不顾。他觉得,这还不够完美。
可现在他觉得,是自己不够完美。



"Mr.Sparrow,请务必换上这套衣服。"管家正准备接受Jack一如既往的反驳并准备开始持续半个小时的吵嘴,却惊讶的发现对方只是不情愿地噘着嘴,却拿过了衣服。
今天一定有些什么不一样。管家小姐眨眨眼,一成不变的扑克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夜色未深,勋爵请准将去府中小聚。
Norrington推开门的时候,浓郁的茶香扑面而来——勋爵的小爱好,这倒没变。
"准将先生。"Beckett笑着,抿了一口茶,抬头扫了一眼来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不是原来那个James Norrington吧。"
"如果你指的是原来那个你所认识的那位,那么当然。"Norrington冷笑一声,扫了一眼他所处的勋爵府邸,"这可是比原来的你的居所奢华高调了许多啊……勋爵先生。"
"我就当是夸奖了。"Beckett勾了勾嘴角,"既然如此,你也知道我的优势吧。"
"……我的优势你也该明白。"准将抿了抿嘴,挑衅地勾起嘴角,"要是没什么事,我也就先离开了……Jack还等着我的睡前故事呢。"
Beckett阴晦地看着准将的背影。
"我还有的是时间。"



Norrington到家的时候,Jack正在等他回来共进晚餐。小麻雀穿着过分华丽的服饰,从他不情愿的表情看来,一定是管家的要求。
这顿饭有些沉默,但Jack那不断地抬头低头又欲言又止的动作还是让Norrington察觉到了。
"有什么事要告诉我?"Norrington放下餐具擦了擦嘴,看向把眼神瞟向别处的Jack。
"……我喜欢你。"Jack撇撇嘴,用一种有些严肃的语气说出口,"是真的,喜欢你。"
Norrington挑眉。这可是……惊喜。
"所以——""我爱你。"Norrington打断了Jack的话,脸上的笑温柔的让Jack脸一下子泛起了红晕,耳尖的红也让人难以忽视。
Jack跨着属于自己的轻浮步伐跑到Norrington面前,在他侧脸落下一个轻柔的吻,看也不看准将的表情,头也不回地冲向卧室。



他趴在床上滚来滚去,用枕头闷住自己的脸,内心疯狂地尖叫着,叫嚣着。
我可是未来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这么矫情的话,这么矫情的动作,居然都是我说出来,我做出来的?!
在自己被闷死之前,Jack掀开枕头和被子,爬起身去翻找被准将藏在房间里的朗姆酒。请你让我忘记刚才那一幕吧,Calypso。
但在内心深处,他其实并不后悔。


门外,Norrington摸了摸被亲吻的侧脸,看向被甩上的卧室大门。他脸上的笑意扩大,眼中满是快要溢出来的宠溺。

以及深藏眼底的失落。





"……多希望你说的是爱。"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