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香槟玫瑰(1)

#这是一篇不正经不严肃的现代AU惇曹!!#
#高亮OOC预警!!!#
#全篇欢脱(大概)也因为很久没写三国了手生,画风清奇请多多包涵啊qaqqqqqqqqqq#
#调酒师惇/自由职业曹,助攻奉孝和助攻妙才#
#别看名字这么言情!!!#




夏侯惇是个调酒师,虽然他一开始只是想来这个酒吧喝杯酒哀叹一下人生而已。
"惇哥!"酒吧的常客郭嘉,扯着嗓子叫着夏侯惇,"帮我调一杯激情海滩!谢了!"
夏侯惇沉默地扯了扯自己的眼罩,认真地开始调酒。

虽然他很不待见这酒的名字就是了。

这个酒吧不小,但人来人往看久了总是那么些相似的面孔。调酒师总是能获得许许多多的消息,即使他自己并不想知道。
夏侯惇在空闲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回忆,回忆自己过去的时光,回忆那个独一无二的人。




夏侯惇——说出来或许也没什么人会信,他过去是个黑社会。
他的老板姓曹,不过夏侯惇除了帮他的老板带孩子,也没干过什么其他事了。
其实说也不能说是孩子,夏侯惇只比他大了四五岁的样子,只能算是玩伴吧。
这孩子的名字也很独特。好吧,也是因为这个名字夏侯惇第一次怀疑自己老板的审美。


"我叫曹操!我爸说给我起这个名字会显得我特别牛逼!"面前的少年插着腰,一脸骄傲。
"……"至少是过耳不忘的名字。


曹操拉着夏侯惇到处撒野,自家院子房子都被捣鼓了遍,虽说夏侯惇并不担心自己的工资(毕竟他老板算是付钱让他祸祸自己家的,夏侯惇不由得冷漠起来),但他还是会担忧顶着这个名字的曹操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不过你也可以叫我孟德!这是我小名……之一。虽然我不知道这和我名字有啥关系。"
夏侯惇突然怀疑自己给自家老板工作会不会让自己的审美也变得这么偏。


给自己孩子起小名就算了,还不止一个?!

不止一个就算了,还是随口瞎起的?!

好吧说不定其他小名会好听一点。



"曹阿瞒!"隔壁家熊孩子袁绍来找曹操玩了。



夏侯惇开始认真思考自己要不要辞职。

他高估了老板起名的能力。

是他不好。


后来他还是以担忧曹操未来为由留在了这个有着奇葩审美的的老板和他儿子身边。
曹操是个聪明的过分的少年,学的很快,但他并不愿意去学。他爹请了家庭教师,但曹操总是能机智地赶走每一个老师并把锅推给一直和自己一起上课的袁绍。
夏侯惇一直确信自己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和曹操一起渡过的三年,只不过自从自己决定离开自己的过去之后他就再也没见到过曹操。



曹操没有继承他爹的产业,取而代之的是他拿走了所有的钱,成为了一个自由职业者。



短短一句话的消息,是夏侯惇唯一知道的。


"惇哥!好了没!"郭嘉又一声大叫扯回了夏侯惇的思绪,他把调好的酒递给了酒吧里现在还在工作的侍应生,就继续沉默着一言不发。
门开了,一个不高的人影走了进来,夏侯惇没费心去看,他已经困乏不堪,他只想熬过最后十分钟好下班走人回家睡觉。
"这不是孟德么——"郭嘉拖长了尾音,果然又喝醉了……不对,等等。夏侯惇猛地抬头。
"奉孝!三天没见你了!"青年的声音是一种成熟而迷人的声线,与夏侯惇记忆中那个青涩却张狂的声音相差很大,却又相似至极。

"惇哥!给我的曹老板来一杯龙舌兰!"

他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在他的目光里,他看见他勾起嘴角,缓缓走到吧台前,走到他的面前,轻敲桌面。

"这可是真巧……好久不见,元让。"

他终是点了点头,张张合合嘴中挤出几个字。

"是啊……好久不见,孟德。"

手中的龙舌兰被对方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自喉咙流到四肢百骸,曹操只是意犹未尽地舔舔唇,未多说一字,转身走向醉的七倒八歪的郭嘉,坐在他身边,聊了起来。
曹操扶着郭嘉离开后,夏侯惇去收拾两人的桌子,不意外地在纸巾上看到一串电话号码。
输进手机,他犹豫了很久,最后打上了孟德二字。

(只是因为曹操这个名字太显眼了而已,他不是故意用小名的,他这么告诉自己。)

曹操是夏侯惇手机里的第三个联系人。
除了父母的座机和弟弟的手机以外,他的手机里就只有曹操一个人的电话了。

曹操永远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夏侯惇跟贾诩交了班,出门走向自己的公寓。


明天再去和新邻居打招呼吧。


夏侯惇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