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诺杰/allJack】虚妄(3)

#迟到一天的更新#
#大概要开始虐了我真的写不来甜#
#目测虐的篇幅会比甜的长很多!#



#有各种微量all杰注意!!!#




Beckett成功地用坏女孩的船长职位让Jack为自己工作,而他也没有拒绝准将要求成为Jack大副的要求——他还没找到不引起战争铲除西班牙人的办法,既然如此有Norrington看着Jack保他安全也是很好的选择。
这次的任务是运送来自东方的茶叶,Jack下船买了些小玩意挂在身上,就一蹦一跳地又上了船,倒在床上,刻意无视被硌得发疼的脑袋。
好吧,他决定把那堆东西拆下来。



"我来吧。"Norrington微含笑意的声音出现在门口,他走到乖乖坐直的Jack身旁,坐到他的后方,悠悠地拆起那些零碎之物。
"Jack,你觉得……Amando Salazar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就是海上屠夫Salazar。"
Norrington状似无意地提起西班牙人,Jack身形微微一僵,又放松下来:"他就是个西班牙人而已啦,什么扫清所有海盗……我老爹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嘀嘀咕咕。
Norrington没有听清,但他不甚在意。他确信Jack是遇见过Salazar的,而他们之间应是发生了什么,不过大概是没有越界的。


"那说一说Will吧。你觉得他怎么样?"


"他是个好人!"Jack毫不犹豫,"我挺喜欢他的,他也对我很好。不过我想他大概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他面对我的时候总是有很多不自然的地方……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眼中透露出的亲切感完全不正常,那就像是我跟他是很多年的旧相识一样。也可能是我多想了。"
Norrington感到一丝凉意。他低估了Jack的观察力,他觉得Jack是在试探自己。


"那么……Beckett?"


Norrington拆完了所有的物件,全部堆在床头柜上,他抱着Jack躺倒在床上。
"他嘛,一定是对我有所求。他不是坏人,但也不是好人。当然,如果他想拿走我的女孩,我绝对不会放过他,无论什么代价。"
Jack语气中的寒意是严肃的。准将抿了抿唇,他没想到Jack的观点是如此中肯。


"那么……我呢,my dear?"


Jack努力地从准将怀中仰起头,专注地看着他的脸,然后露出一个单纯的微笑。
"你爱我,你会为了我付出一切。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就算有时候我并看不透你,而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Jack笃定地说着,像是没看到Norrington不太对劲的脸色,"就算你瞒着我什么也没关系,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嘛。是不是呀James!"
Norrington挑挑嘴角微笑了一下,轻吻Jack的脸侧,两人依偎着沉沉睡去。



同床异梦。



Will藉由给准将送剑之名进了准将的府邸,在他的桌上留下一封信,落款是"Calypso"。
"……对不起。"Will纠结了很久,他不想破坏Jack的幸福,但最终他的自私还是占了上风。
"Jack……即使最后我无法和你在一起,我也不会后悔今天我所做的一切。"
人都是自私的。
Will只求Jack永远不知道事实真相。



茶叶一箱箱被搬下船,Jack跨着轻浮的步子走到勋爵的办公室,见四下无人,就把那一小盒他亲自挑的红茶放在了勋爵桌上。
Jack去了港口附近的酒馆,买了一瓶朗姆酒拿在手中站在港口,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落日的方向,脸上他自己画的黑色眼圈很是明显。
Jack知道那天James是在试探他,而他的回答也确实是对准将的试探。
Jack第一次遇到James的时候他醉醺醺的,而这却正好为对方打了掩护。
Jack有时候觉得是自己大概上辈子干了什么,这辈子才惹上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男人。
他不否认他喜欢准将,他也知道准将真心爱他,但他的直觉从来不会出错。
渐渐驶来的几艘船让Jack扯回了思绪。
"……"那好像是我老爹的海盗船。



勋爵和准将自然也是认出了蒂格船长那来势汹汹的船只,他们并不准备开战。
Jack总是会说服他的父亲,几乎每一次都是。
不出所料,Jack冲上坏女孩就朝着海盗的船队驶去,蒂格船长甩了一根绳子到坏女孩的甲板上,Jack直接抓住它荡了过去。
他们聊了什么,蒂格船长是因为什么承诺才放弃进攻皇家港的,没有人问Jack,蒂格船长是因为什么才来进攻皇家港的,也没有人会问。



Norrington拆开了那封信。
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他不知道这封信的真实度,但他也无法否认上面所写的。
并没有纠结很久,他就决定这么做,即使这会带来难以想象的恐怖后果。而事实证明,他这辈子唯一一个错误的决定,就是因为这封信的存在。
Jack回到了准将家里,Norrington递给他一瓶朗姆酒,Jack没有防备地喝了下去。刚准备去换下衣服,就感到了昏沉的睡意。
"James……你……"Jack晃晃脑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为什么……你想……你想干什么……"
"对不起。"Norrington轻叹一口气,把昏睡过去的Jack安置在床上,自己穿戴整齐后,走向坏女孩停靠的港口,准备出航。


"我不能拿你的性命来做赌注……Jack。"


Beckett抬起头,窗外,坏女孩驶向天边。
"果然上当了啊……Mr.Norrington。来人,去准将家中,把那个少年带过来。"勋爵喝着Jack放在他桌上的红茶,嘴角划出一个弧度。



只是可惜。



命运和所有人开了个玩笑。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