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暮时

#来自一个很咸鱼的群里的活动#
#名字就随便起起东西就随便写写#
#BE结局预警#
#别问我其他文啥时候更新 三天之后一定(也许#
#有私设 为了全文的通畅#
#就这样大概 也许有OOC#




"我一直很好奇你们荷兰人号的船艏。"Jack 轻轻的登上甲板。"那副牙齿,让她看起来像个凶恶的美娇娘。"
"当点心,Jack。她可是黑寡妇,在你沉迷她美貌的时候,别忘了护住你脆弱的脖子。"在Will当上荷兰人号船长之前,Jack可没少打这艘船的主意。
"放心,我爱我的好女孩。"Jack耸耸肩。



如此长时间不靠岸的航行已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岁月未曾在Jack的脸上留下痕迹,但骨子里的那股冲动却是被慢慢磨平了。
他不去追逐海上的宝藏和传说,他也不想再去过烧杀抢掠的日子。黑珍珠总是和荷兰人号一起出现,但它们什么都不干,只是平稳地航行,直到消失在海平面的尽头。
Will的船上即使有补给,也支撑不了这么久的航行,他劝Jack去特图加补充一下船上的所有东西——船员,食物,还有朗姆酒。
Jack只是拿着自己的酒瓶,灌着,转头看向Will,笑着摇摇头——还不是时候。



Will不知道Jack在等什么。
而Jack也不明白Will伴着他是为了什么。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他们都不明白。



之后的某一天深夜,黑珍珠靠了岸。特图加的夜晚一片死寂,仅有那家酒馆还吵吵嚷嚷的,带着一丝恼人的暖意。
Jack差Gibbs去置购所有的东西,自己则跨着轻浮的步子径直走向酒吧。
Will只有在夜晚能下船上岸,他便趁着夜深,跟着Jack进了酒馆。Jack依旧是拿着一瓶朗姆酒,他随意地坐在角落,安安静静地喝酒,而那些看起来更为年轻的海盗则是根本没有认出他来——他以前可是个传说啊。

Will突然意识到,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他不会老去,但Jack Sparrow会。
Captain Jack Sparrow或许是一个会流传万世的传说,但传说所代表的,就是死亡。
总有一天Jack会死去,而Will并不想见证这一天的到来。而当然,他也不想让Jack见证自己的死亡。他想过天各一方,但他就是无法戒掉Jack Sparrow这个大名鼎鼎的船长。
或许至少是曾经,他是那个无人不知的船长。



Will知道自己还有太多的话没有说出口,但他也不敢说出口。他不想打破那层薄如蝉翼的冰,那层最后的薄纱。
Will隐隐知道Jack是明白自己对他的感觉的,但Jack不说,Will也就只能装傻。


这样也好。


Will沉默着穿过人群,没有人注意这个荷兰人号的船长——而实际上,现在的海盗已经认为荷兰人号只是一个传说罢了。他们不信海神,不信海怪,他们所做的只是屠杀和掠夺。
"现在的年轻人,不理会Calypso,这样下去啊……迟早会背上诅咒的。"
Jack有些夸张地摇摇头,一口闷下了酒。



人的好运总有用完的一天。
黑珍珠号被攻击了。



年轻气盛的海盗不信邪,疯狂地攻击着这艘传说中神出鬼没的船只——但黑珍珠号是不会被损毁的。于是他们跳上黑珍珠的甲板,船员只剩下了Gibbs一个,Jack也只是靠着桅杆,淡然地喝着自己的朗姆酒。
"你会后悔的,年轻人。"Jack无谓地笑了笑,同情地看了一眼面前的新手,突然一侧身迅速躺倒在地上,Will的火枪击中了这个男人。


鲜血在甲板上蔓延开来。


荷兰人号的船员也跳上了黑珍珠,一船不死的亡灵和一船心高气傲的海盗疯狂地厮杀着。
Jack举起长剑加入了厮杀,原本破烂不堪的衣服又新增了几道残缺,但突然间,他心里猛地一沉——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好的事正在发生,而他却没有察觉到。
他看了一眼荷兰人号。终于,他意识到了。荷兰人号上没有了人,而Will的心脏就在船长室里——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刚刚有一个人影从海盗们的船上荡到了荷兰人号的甲板上。
Jack立刻扭头寻找着Will的身影。刀光剑影间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局势一边倒,海盗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亡灵却根本不会受伤。


他终于在人群之中找到了Will。


而却为时已晚。


Jack眼中的画面开始放慢。他看到Will的手突然脱力,他看到Will缓缓跪在地上,他看到Will转过头看着他,他看到Will眼中的万种思绪,他却愣在原地,什么都没做。
Jack反应过来的时候,约是已经过去了半分钟。他冲上前,一只手环住Will,另一只手放在Will的胸口。Will扯起嘴角,抬手想要触到Jack的脸,却在半途垂了下去。


他没有了呼吸。


Jack低着头,在战局中沉寂了几秒。他缓缓起身,抓住一根绳子突然间一个助力把自己甩上荷兰人号的甲板,随即扫了一眼后方的战局,就一步步走向荷兰人号的船长室。
一个海盗站在门口,剑上的血还在滴落。
"你看起来不像那群年轻人……"Jack盯着男人看了一会儿,"那你就应该知道,他对于我的重要性。先生,非常抱歉,你杀了最不该杀的一个人。"Jack勾起一个玩世不恭的笑,一如往常,但那与平日大相径庭的气场却震的面前之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畏惧。
他太恐惧了,以至于无法移动自己的身子。
Jack一步步走上前,轻佻的步子。站定在男人面前,Jack抽出长剑,眼神一瞬冷冽。
下一秒,那把剑穿透了对方的心脏。



Jack丢下剑,靠在门上,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黑珍珠号上的战场。他什么都无法思考,他脑中只在循环同一个画面,Will倒在一片不属于自己的血泊之中,在自己的怀里失了气息。
Jack一直知道Will对自己抱有的感情,但他无法回应,他也不能,不敢去回应。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辜负Will。
他爱着Will,这一点他从不否认,但所有的一切,对于Jack来说,都抵不上自由。
Captain Jack Sparrow只属于海洋与自由,他不会属于任何人,即使他也爱着这个人。
他想过与Will更进一步,但也仅是想过。
因为到这一刻,一切都结束了。



亡灵们回到了船上。他们没有了船长,则只能停在原地,等着黑珍珠号作何行动。
Will早就告诉过所有人,若是没有了船长,那么他们就将跟随黑珍珠号——既然不再需要运送亡灵,那么无论干什么都是可行的。
Gibbs受伤了,他便去了船舱;甲板上一片混乱,满地的鲜血,满地的尸体。Jack坐在Will身边,小铁匠的身上多了一些伤痕,大概是混战的时候被割伤的。Jack一言不发地呆在甲板上,盯着Will的尸体,死气沉沉。
"Mr.Gibbs,我要离开一趟。让荷兰人号跟着我的好女孩,我会回来的。"
Gibbs点点头,看着Jack吃力地把Will搬上小舟,自己又坐进去,快速地驶离。
Jack总是会回来的。即使他失去了所有,只要他的好女孩还在,他就不会抛弃她。
Gibbs转过头,朝着太阳的方向开去。



Jack几近疯狂地划着桨,终是在天色陷入黑暗之前抵达了海岸边。他用力地拖着Will,把他安置在沙滩上。Jack终于有时间停下来,他望着远处即将落下的夕阳,天边是被染的血红的云,今天已经见过太多血了,他想。



他坐下,坐在Will的身边,看了看浑身是伤的他,顺势躺下。Jack的手陷进沙子里,粗糙,坚硬。于是他终于敢这么做,只有在这种时候才敢做的事。





他伸出他的小指,勾住已经冷透了的Will的小指。

--fin--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