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铁船】初

#群里日常(并不是所以划掉)复健搞事第一弹#
#多人联文系列##不知道甜虐不知道什么玩意#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就是不知道#
#CP就铁船没别的 我不知道我在写啥 真的#



chapter.1

漫长而无趣。
Will终究再也习惯不了岸上的平静生活。
Henry和Carina搬出去住了,Elisabeth约是看出了他的漫不经心,忍受了一个月之后,毅然决然地离开了Will Turner——她等待了许久许久才等回的丈夫。



荷兰人号不再被诅咒了,但船还在,船员也在——Davy Jones也在,事实上。
只不过他变成了一只真正的章鱼。
Will重新让荷兰人号出航了,船员——非常难以置信的,都回来了。大概所有人都习惯不了岸上那平淡无奇的生活。
Will的日常就是漫无目的地开船,找找黑珍珠号,找不到就跟章鱼Davy谈谈心,然后被章鱼一爪子糊脸并得到一个白眼。



说实话,能翻白眼的章鱼他还是第一次见。



Will意识到自己爱Jack是一个很尴尬的时刻。唯一的一次家庭聚会,Carina和Henry,Elisabeth和自己,四人吃了一顿晚餐。
Will却在Henry和Carina打趣的时候脱口而出了一句"要是让Jack看到你们……"
他止住了话语,而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句话。



Jack。Jack Sparrow。哦不,是Captain Jack Sparrow。他纠正自己。



他就是想到了这个男人,即使他根本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想到他。更何况他脑中的场面更是完全不适合这种温馨的时刻。
他脑子里是Jack走路时轻浮的步子,是他那细的不似海盗的腰,是他那双勾人的眼睛,是他那夸张的兰花指,是他那摄人心魄的微笑。
他就呆呆地愣在那里,直到剩下的三人安静下来看着他,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烛光照着他的脸。他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是如何的,但是Elisabeth看到了。


那是在思念爱人的表情,而她非常清楚的知道了这个人不是自己。最可笑的是,她也曾经爱着这个让Will倾心的男人。
天杀的Jack Sparrow。好吧,Captain Jack。



Elisabeth没有一丝留恋地离开了,Will也是。Henry跟Carina什么都没说,他们隐隐约约知道这一切的源头,但他们不想捅破。


航行漫长,但并不无趣。


因为到后来,Davy Jones在一边太无聊没事干于是总是瞎捣乱,但他又是前船长,没有人敢去教训他,于是Will的日常又多了一项。



每天追着章鱼满甲板跑。



到底是什么样的章鱼能在离开水那么久还活蹦乱跳良心一点不疼的?Will几乎是绝望的。
终于在几个月的鸡飞狗跳之后,荷兰人号遇到了黑珍珠号,那漂亮的几近完美的幽灵船。



Will几乎是兴奋到发狂地靠近那艘船,他荡到好女孩的甲板上,Gibbs等着他,他却没看到Jack。他扫了整个甲板,船员零零散散的都还有几个,熟悉的脸也都在,唯独缺了船长。
"他失踪了。"Gibbs看出了Will想要问什么,他摇摇头,叹气,"而我们所有人,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离开船,没办法上岸。还有更奇怪的一点,船上的时间……好像凝固了。"


Will回头望着荷兰人号。


"……确实。Jack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加勒比海上发生什么Will都不意外了,他沉默了几秒便转过头,开始询问各种问题。
Jack是两周前失踪的。
他收到了一封信,除了Jack没有人看过这封信,而他也不知道谁送的信,甚至这封信怎么到的船长室,他都不清楚。
一切都像个谜,但Will总是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拥有凝固时间和不让人上岸这种能力的人,应该只有Calypso才对,但最近Calypso又不知道沉迷什么,整天窝在小屋里不出来,照理说,她应该是……


天杀的该死的嫌疑最大的一个。


Will简单粗暴地荡回荷兰人号,直截了当地全速开向Calypso的小屋。
船长室里的Davy Jones是这几个月来第一次没有满船满甲板瞎几把乱跑。
他用他恶心的章鱼触手抓住一支笔,歪歪斜斜地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



"……你这他妈的写的是什么。"Will正在气头上,而看到Davy那章鱼爬一样的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是一句脏话。
然后Davy一爪子拍在他脸上。



「你见到Calypso之后想干什么?」


"就算是海神也不能阻止我去见我的Captain Jack。我会质问她Jack在哪里,就算她不是直接参与人也多多少少和这件事有关。"


「她如果就是不告诉你呢。」


"要是她不告诉我Jack在哪里……"
Will皱眉,嘴角勾起一个冷漠的弧度。



"……我就求她。"
Davy顿了顿,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又一爪子上去。今天的Will脸难得的非常对称。



"Jack,你离开你的好女孩,真的不担心?"
"当然担心了。但我必须这么干,Will Turner这个傻子不要陆地上的家非要来海上玩,现在玩出事情了,还得我背锅……Savvy?"
"……其实你并不一定要替他的,对么。"
"话是这么说,但Turner家的人……一个两个都是傻子,奋不顾身。可惜了……"
"可惜什么?"




"对于我来说所有的一切——除了我的好女孩——都是附带品。我向往的,只有自由。"



似有似无的一声叹息。

--tbc--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