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诺杰/allJack】虚妄(4)

#没有格式的我#
#日常失忆#
#这章是过渡所以有点奇奇怪怪的#


坏女孩最终还是沉入了海底。
但James Norrington却活了下来。
他坐在小舟上拼了命的往皇家港的方向划去,但最后入眼的却是Jack跳入海中的身影。



Jack被Beckett安置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勋爵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给他带上了手铐脚镣——他对于Jack的逃跑能力非常理解。
Jack转醒的时候,入眼尽是一些既陌生又熟悉的事物——他认出来,这是勋爵的房间。



"八个小时。准将是铁了心啊。"



Beckett带着笑意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他去干什么了。"Jack扭过头直直望向Beckett的双眼——燃尽一切的怒火。
"这该怎么说呢……"Beckett突然坏心地想卖个关子,但Jack却突然情绪激动起来。
"我的船呢?!我的女孩在哪里!告诉我!"
"现在大概,沉到海底了吧。"
勋爵愣了愣,随即换上了嘲讽的语气。
原来无论如何,就算是陪了你那么久的James Norrington,都比不上你的船啊。



"……滚出去。"Jack在挤出这三个字之后就沉默了,只是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Beckett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未能说出口,他转身离开房间,摔上了门。



半小时之后,女仆推门而入,空无一人。



Jack消失了,在海中。
James Norrington几乎是发了狂,像原本的世界一样,开始满世界寻找Jack的踪迹。

Will则是更加颓废起来,铁匠铺彻底关门了,他倒是好好的活着,或许是勋爵给他的钱又或者是怎么样,但他除了醺酒,就是嗜睡。

Beckett什么都没干——字面意思上,什么都不干了。他只是喝茶,看海,偶尔巡查船只,文件随便签签,嘴里叨着一句话。
"注定的……这是命运……Calypso……"



女海神微笑着,碾碎了指间的花瓣。
"你们都想要第二次机会,那么我给了你们……只不过你们终究没有悔过,终究没有明白,这一切的意义何在。可怜,可惜啊。"
"你想怎么办?"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会还给他们一个新的Jack Sparrow。能不能让他……让你变回原样,全在他们了。"
入眼的是几十年后的Jack Sparrow。他一如往常戴着三角帽,涂着黑色眼圈,身上挂着零零散散的东西,嘴角永远勾着一个弧度。
唯一不同的是,他不是实体。



一旁被平放在地上闭着眼的正是年轻时的Jack Sparrow,黑色的眼圈被水晕开了去,肤色苍白的过分——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我长的可真是好看啊。"Jack感叹一声,这不要脸的话让Tia都忍不住做了个嫌弃的表情。



"新的模样你来选择吧,反正无论如何你都会在他醒来之后彻底消失的。"Calypso把年轻的Jack扶起来,看着Captain Jack,轻笑。
"那就……让他们吃点苦头吧。用谎言剥夺我的自由,用我的信任来对我做出欺骗,我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呢。我说什么来着?他们这些男人啊……都是一个样。"
海之女神嘴角的笑意扩大。这才是Captain Jack Sparrow该有的样子。
这些海军海盗甚至普通人和贵族,一个个都以为自己能够逆天而行……愚蠢的狂妄。
而不出她所料,看清这一切的,只有Jack。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海上开始流传一艘全身漆黑,船帆残破的幽灵船。据说,这艘船上的船员都是死去的亡灵;据说,这艘船的船长曾扬言要屠杀每一个海军;据说,这艘船长的和曾经皇家港的坏女孩号一模一样。
据说,船长自称,Captain Jack Sparrow。



海上屠夫的沉默玛丽号被这艘船逼进了百慕大魔鬼三角,变成了一船的亡灵但却被困在了那里;黑胡子的安妮女王复仇号被这艘船简单粗暴的击沉了,而在安妮女王的猛烈炮火下,她却毫发无伤;飞翔的荷兰人号,海上最恐怖的传说,却和黑珍珠号时常同时出现,而那据说被Davy Jones掌控的海怪,也从来没有攻击过黑珍珠号——一次也没有。



准将在惊人的一周内赶回了皇家港,勋爵没有阻拦他开着船出航,也没有阻拦他高价聘请了许多船员,他只给了Norrington一个要求。
"必须找到Jack。"



但命运就是这么可笑的一件事。



"命运之所以是命运,因为啊……它是注定的。"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