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香槟玫瑰(2)

#人物慢慢就都出来啦#
#必然OOC#
#蔡文姬郭嘉荀彧等人的助攻要开始了#


第二天郭嘉没来,曹操也没来。
夏侯惇擦拭着酒杯,头也不抬。
无趣极了。他甚至有点怀念自己电视里那几个少的可怜的频道——总比在一家色调昏沉的酒吧里看着Happy Tree Friends*¹好。
哦,又一个松鼠被爆头了。真是棒呆了。



交班,来人却不是贾诩。
"……你谁。"虽然贾诩是个神神叨叨的人,但夏侯惇对他的印象仍是不错的。
至少他记得对方的记录一直是全勤。
"哦,我叫曹丕。"少年笑了笑,"以及,我成年了,这是一份合法的工作。"
夏侯惇扫了他几眼,最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曹这个姓氏并不能代表什么。



傍晚的城市,昏暗的灯光,让人昏昏欲睡。但今天夏侯惇要去拜访自己的邻居,所以他在回家途中顺便去便利店买了几盒巧克力。
甜食一般是不会被拒绝的。



"您好?"开门的是一个青年,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沧桑的过分。像是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的人,看起来有些深不可测。
"我是你的邻居,我叫夏侯惇。我想我应该了解一下我的新邻居,所以……"
夏侯惇递出手中的袋子,"我是个粗人,不知道买什么好,就只拿了点巧克力。"
荀彧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夏侯惇……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荀彧,你的礼物我收下了。明天我会给你回礼的,夏侯先生。"



夏侯惇点点头回到家中,没有看到荀彧家中又探出来的一颗人头。两人相似无比。
"那就是曹老板嘴里的夏侯元让?真是看不出来,这样一个男人能让曹老板如此赞赏。"
荀攸撇撇嘴,"文若叔,他到底哪里不一样啊?"荀彧斜了荀攸一眼,"他非常不一样。或许你看不出来,但我就是感受得到。"
"他不一样。"



曹操在郭嘉家里喝着酒,郭嘉也趁着这个机会开始捞八卦:"曹老板,夏侯元让就是惇哥?过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认出他的?"
"啊,他的左眼因为一次意外失去了整个眼球,从那以后他就一直戴着一个眼罩,从我认识他之前他就没摘下来过,他的眼罩我认得,他我也认得。绝对不会出错。"
郭嘉都想吹口哨了。曹老板这话,真的是别有深意啊。郭嘉没有追问,他起身打了个电话给司马懿,让他把曹操扛回家。
"你为什么不找典韦?!"司马懿崩溃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我出完差刚回家!"
"哦,典韦被曹昂拖去帮他搬家了。"
郭嘉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了一个鬼都不信的谎,无视司马懿的疯狂吐槽,淡定挂了电话。



曹昂倒是真不在家,曹植正赶着最后的截稿日期写着稿子,只是盘着腿坐在地上,整个人以一种非常纠结的姿势在写字;曹仁则在激动地看新闻联播,时不时大吼一声"漂亮!"。
……你们曹家有正常人么。
司马懿看了一旁嘴里不断叨咕着"吾好梦中杀人!""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的曹操,下了定论。
这家子最明白事理的老大都是个中二病,这家子是不会有正常人的。不会。



司马懿把曹操扔到了房间床上,自己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他便没听到曹操在睡死过去之前,嘴中的那句"元让"。



夏侯惇被一阵疯狂的敲门声吵醒了。
"夏!侯!惇!你给老娘开门!快点!"
……该死,隔壁刘备的老婆孙尚香。夏侯惇顶着一头乱毛晃到门前,慢悠悠开了门。



"……我以为你跟刘备生的是儿子。"
孙尚香白了他一眼。
"是儿子!!他叫刘禅你给老娘记住了!这是蔡琰,你也可以叫她文姬。她爹是蔡邕,就是那个特别有名的编辑兼作家,他明后天要和老朋友会面去,把她交给我,然后指名道姓要我交给你。天知道他怎么能放心……"
少女安静地跨进房门,朝着孙尚香笑了笑,啪地摔上了门。孙尚香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和一个小孩置气,回到了自己家。



"你就是夏侯惇吧。孟德叔叔总是提起你。"
蔡文姬淡然地看着夏侯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悠闲自在地仿佛在自己家一样。
夏侯惇跟她面对面坐下来。
"那么,你就跟我提提你的孟德叔叔吧。"
夏侯惇递给她一块巧克力。


"……行吧。"


她接过巧克力,浅浅笑。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干,有人说说话也好。"



(*¹:一部动画片,蛮血腥的。可以度娘看看。)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