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至死不渝

#突如其来的一篇文#
#文笔极差,所有东西都是我胡扯的#
#题目和内容基本上没啥关系??结尾瞎点题#
#Kandor设定来自哪部动画来着,反派布莱尼亚克什么的好像,看完忘记名字了emmmm大概就那个意思#



至死不渝


文/阡坟


谁说超级英雄定会死的壮烈呢。 --题记



蝙蝠侠和超人在一起了这件事,只有正义联盟的成员们知晓。
没有人指指点点或是对此持疑。
他们天生一对,这是所有人的看法。

"B."
"后方,十人,热视线。"

他们只需几个单词就能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他们对于对方的理解几乎是刻在骨子里的。

大大小小的毁灭性事件也经历了不少,超人也总是无法自控地用钢铁之躯来挡下伤害。一开始他们还会为此而争吵,后来,超人不曾退让,蝙蝠侠也总是默默为他治疗。

至少他不再死去。

至少,他不会再离去。



Bruce Wayne不再流连于女人之中,他第一天宣布了自己和Clark Kent的恋爱关系,第二天买下了星球日报,第三天推掉了所有酒宴。

一个星期后,他宣布自己订婚。

Clark每天都被电话连环轰炸,同行的追问总是令人难以招架——要不是有Lois挡开一部分的同事,他连家都回不去了。

在宣布关系之前的一个月,他才从恶魔的手中回到人间。地狱也不是个坏地方——毕竟魔王在人间,而自己的噩梦也根本不存在。他本该上天堂的,可Lucifer特意回到地狱告诉他,他的灵魂还保留在人间,他无法去到天堂。

他耸耸肩,就呆在了狭窄的屋子里。

记忆渐渐流逝,直到眼前炸开一片白光,重新睁开眼时,入目却是一片废墟残骸。

自己的雕像裂开了,"FAUSE GOD"的字样也不曾褪色;他伸手摸上石碑,冰凉的触感虚假的极不真实——背后传来了心跳声。

那是四个生命。

Kal扫描了一下这四个人的躯体——其中的那个半机械人居然直接攻击了他。他被激怒了。
空白的大脑只留下战斗本能,他借着黄太阳的力量暴力地以一敌四,直到他发现了那个穿着黑披风的男人。他停手了。

"我记得你。"
他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

蝙蝠侠抿紧了嘴唇。



把荒原狼打败费了不少力气,不过达克赛德比他更难对付。
幸好,正义联盟都能解决。

Kal最终想起来了他和Bruce的恋爱关系,自然也对打翻他的事实感到非常抱歉。Bruce并不是那么介意,只要床上偿还就行了。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Bruce雷厉风行地设定了一切,不管董事会的严加阻止,也不管记者们的穷追猛打,他和Clark订婚了。

他和Clark Kent,超人,Kal El,这世上最美好的人,这世上他最爱的那个人,订婚了。

Lois很早就放了手。
"我终究是不适合你的。"干练的女人笑着,眼中的留恋不舍一闪而过。
Kal知道,自己无论如何,还是辜负了她。

"对不起。"

他对她说。
他也对自己说。

"对不起。"



Bruce Wayne和Clark Kent在半年后就结婚了,这场婚姻已经持续了近十年,竟从未出现任何危机。任何一个记者都不相信。
哥谭的花花公子,找到了真爱?
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难以相信的玩笑。
更可笑的是,这却是事实。

Clark看着自己爱人越来越多的白发,日渐憔悴的面容,即使心中有千种滋味纠缠,最后也只是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

他是氪星人。

只要在黄太阳下,他就几乎不会老去。

Lois也已变成了头发灰白,脸上生着皱纹的中年女子,所有人都不复从前,除了他自己。

他还是大都会的神明,地球的光明。

他会时不时带着微笑救下树上的猫,他会常常飞过天空同时留下人们的惊呼,他偶尔也会浑身带伤,半跪在地,等待同僚的救援。

但他不曾老去。没有丝毫痕迹。

岁月对氪星人确实极其偏爱。



哥谭的新闻头条总是被一个又一个的花花公子占据,Bruce Wayne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Wayne集团仍是数一数二的,只是总裁本人的生活已经不再值得关注了。
也许人到了一定年龄,就会想安定下来的。

蝙蝠侠依旧穿行于黑暗中城市的大街小巷,罗宾和夜翼也总是神出鬼没,隐匿于夜。

世界平稳的前行,科技发展之快足以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瞭望塔已被默认为独立于政府的存在,越来越多的超级英雄加入,越来越多的反派也等待着英雄们去对抗。

每次会议主席和顾问仍会争吵,神奇女侠也总是会象征性的劝几句,可只有闪电侠他们看得出来——一切都和原来不同了。

顾问也许依旧是最强的人类,但岁月给他的礼物远远不够,长时间的缺乏睡眠和不规律的日常作息让他身体消耗的极快,距离正义联盟的正式诞生也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他——蝙蝠侠,作为一个普通人,也已经逼近极限。

Barry有种预感。

"这会是B的最后一次任务。"

Kal偏过头看着地面,红色的披风飘扬着。就如同多年前那样摄人心魄。

Bruce这样想着,最后一次戴上了面具。



罗宾成了下一个蝙蝠侠。
在夜翼和新一任蝙蝠侠的看管下,哥谭也许还算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但这就足够了。

Bruce越发嗜睡。
他的头发已经全部花白,Alford也早在几年前结束了他漫长而充实的生命。这位和蔼的老人带着笑容在睡梦中离开了,Bruce在旧宅举行了葬礼,大部分的正联成员都来了。

天总是在下雨。

Bruce喜欢看着Kal从窗户飘进屋内,他喜欢看着对方的红靴带着好看的弧度伸进屋内,然后是红披风,然后是那张绝美的脸。

他觉得上天是眷顾他的。
在他几乎要堕入深渊时,上天赐予了他一个保持清醒的理由;在他几乎要放弃自己时,上天给予了他一个几乎完美的爱人。

Bruce想,自己也许已经获得的够多了。

可他仍不想死去。

他不想留Kal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

他不想让他孤身一人。



可惜的是,世界的法则无法改变。
Bruce Wayne的死亡重新占据了各大报纸的头条。粗体加黑的大字入目皆是。

他的葬礼冷冷清清,Clark远远地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心中的感情有些无法形容。

他觉得有些闷。

"你一点没变。"带着沧桑的女声响起,他转头。Lois露出一个微笑,这个不服输的女人也终究败在了时间的追逐下。她也老了。

而Clark却依旧是几十年前的模样。

"我不知道我该有什么感觉。"他茫然的样子显出几分天真,"我不知道。这是他当年看着我死去时的感觉么?"他轻轻按了按自己胸口。

好闷。

Lois张了张嘴,最后也未能说出什么来。她拍了拍他的肩,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Clark就那样看着那块墓碑。

"也许是因为,你早就知道会这样吧。"

淡淡的音节消失在空气中。



正义联盟的成员不断改变,制服不断有新的英雄继承,唯独Kal和Diana不曾改变。

Hal在和黄灯军团的战斗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Arthur在亚特兰蒂斯自然死亡,Victor在哥谭的某次战斗中死去,Barry则是和某个黑化的英雄在神速力的入口同归于尽了——提起这些的时候,Diana也没有过多感伤。

早已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

Kal的鬓角微微生了些白发,面容仍是一如当年的完美无缺,他不再那么频繁的笑了,连Diana都有所感觉,他开始淡漠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依旧相信正义。

会议上发言的总是那些年轻人,最后一锤定音的永远是Kal和Diana。
世界越来越混乱,极速者的越来越多也让时间法则开始被不断破坏——幸好Barry创造了消失点,时间之主仍旧能够控制好一切。


Savage的阴谋解决了,这世界上需要超人去解决的危机也终于烟消云散了。
达克赛德不再关注地球,布莱尼亚克的残骸也处于正义联盟的密切监视之下,似乎一切都不再需要Kal El去操那份心了。

他累了。

最终,他准备回到Kandor,和自己的族人一起,度过自己余下的生命。

"Diana."
Kal轻唤,亚马逊的女神抬头,看到他露出一个千年来不曾再次显露的笑容。

"谢谢你。"

她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伸出手,最后所触碰到的只有他那从未改变过的红披风。

"……再见。"
她呢喃着低下头。

"希望还能再见。"



近百年后Kandor派飞船来到地球的时候,Diana就已经知道了这是为了什么。

"他希望在这里被埋葬。"

即使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生命力,黄太阳的光芒仍旧使他看起来更为容光焕发。
Diana知道这也许是错觉——因为,神子的脸上攀满了她不曾想象过的皱纹,银白的发也终于为他留下了岁月的沉淀,那一缕卷发依旧悬于额上。他紧闭双眼,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身上穿着那套她许久未见的制服。

Diana鼻子一酸,落下两行清泪。

这世界失去了超人太久太久。

也许,从Bruce Wayne死去的那一天,这个世界就已经失去了他。

"你从未忘记这个世界,可这个世界却早就忘记了你。"Diana低声自语。


哥谭不再流传蝙蝠侠的故事,所有人都只当这是个久远的都市传说。


大都会不再讨论超人的历史,所有人都只当他是个过去的神话故事。


人类就是这样,未曾见过的,就是不存在的。


见证了一切诞生又见证了一切消逝,Diana自认为已经看淡了一切,可明明白白看着Kal被下葬到Bruce墓旁的那一刻,她还是哭了。

哭的撕心裂肺。

数千年的孤独在这一刻爆发开来。







"如果要你形容蝙蝠侠和超人,你会用什么样的一个词?"记者举着话筒看着Diana。


她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记者,露出一个复杂的微笑。她仔细地想了想,轻启嘴唇——




"我想,那是至死不渝。"


--end--

评论(2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