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诺杰/all Jack】虚妄(5)

#好的,复健,我觉得写的很奇怪了#
#完全忘掉自己的大纲了orz#


找到黑珍珠号并不困难,Norrington对坏女孩早就非常熟悉了——更何况Jack从来没有去掩盖自己的踪迹。



有朗姆酒的地方总是有麻雀的。




特图加总是欢迎任何海盗,即使他臭名昭著,即使他与其他的海盗格格不入。

黑珍珠号悄无声息地停靠在港口,Jack夸着夸张而轻浮的步子下了船,有几个海盗饶有兴趣地看着黑珍珠小声议论着,却没有人靠近。

即使是再菜鸟,再自大,都没有人会无脑到跨上那艘恶名远扬的幽灵船。




"Jack Sparrow?那边那个?"酒保奇怪地看了眼面前这个穿的像个商人的男人,"那个人差不多是个疯子了,你这种人找他有什么事?"

Norrington笑了笑,没有回答。

"Hey!James!"Jack举起酒瓶招呼了一声,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你来这里干什么?"

"带你回去。"

"回去?皇家港?"Jack翻了个白眼,"我是海盗,James,你不至于忘掉了吧。"

Norrington沉默着没有接话。

"我确实在皇家港呆过不短的时间,而且也给Beckett打过工,都没错。但这是在他炸了我的船,和你骗我之前。"Jack盯着准将,眼中毫无醉意,"你现在什么都改变不了。"

黑珍珠离开了特图加,准将并没有追上去。


"或许你没错。"


我……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Will什么都获得过,也什么都失去了。他再也不想让自己爱的人转身离开,但也不想为了一己私欲而放弃他的幸福。

所以,他和Davy Jones做了交易。

或许连交易都算不上。Will可以控制荷兰人号10年,但此后将永生困在船上。

十年确实不长,但Will知道这就足够了。




加勒比海又变成了一个地狱般的地方——海军和海盗的战斗,人类和亡灵的斗争——尸体漂浮在海面上,又被鱼和鸟啃的只剩骨架。

黑珍珠号是最特别的——她穿梭在战场和残骸之间,掠夺所有的财富,却不带走性命。

从来没有船追的上她,她就如同死神一般,收割死人的灵魂却从不亲自动手。

Beckett和Norrington一人操控一条船,在整个加勒比海域中搜寻黑珍珠的踪影,可每次都只能抓到一道转瞬即逝的痕迹。

又是一无所获地回到皇家港,准将踏上了勋爵的船的甲板,靠在栏杆上一言不发。

Beckett看完所有的文件,走上甲板散心。他看着面前的空旷海面,凭空勾勒着坏女孩的样子,又看着她烧毁,最终蜕变成黑珍珠。

他嗤笑一声,摇摇头驱走幻觉。


"看来无论在什么样的世界,你的船永远是你心中最重要的东西,Jack……Sparrow。"


Beckett放空双眼,空中的乌云压的人胸闷。他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准将,转头走向船长室。




Norrington手中攥着那封信——Will留下的,落款为Calypso的信。女巫从来不会好心地留下线索,她喜欢闹剧。这封信,才是导火索。

女巫说,坏女孩会在下一次出航时触礁,而只有一个人可以从船上活着离开。女巫说,如果Jack在船上,他必定会死在这场海难里。

现在,Norrington毫无头绪。他不知道这一切是一场策划好的戏,还是一局被搅乱的棋。


"该死的。"


他咒骂一声,砸碎了手中的酒瓶。




荷兰人号从水底浮了起来,带着腐烂和死亡的气息径直开向Calypso的方向。

没有Elisabeth陪在身边,Will曾一度不习惯,但时间总是会磨平一切,带走所有。


他把船停在三里开外的海面上,自己划着小舟逐渐靠近女巫那阴森恐怖的小屋。




"Calypso,你知道海面上的一切。你也一定知道黑珍珠的位置,和将要去的地方。"

Will靠在女巫木屋的门框上,双手抱胸,看着女巫那张带着笑容的脸,皱着眉。

"我知道。我知道一切——你们的过去,Jack的出现,你们的狂妄,愚蠢,自大——我也知道,这一切的结局是什么。"

Calypso永远都带着一种神秘的气场。


"而我,不会告诉你。"


如果一场戏被提前告诉了结局,那么一切不都变得索然无趣了么?Calypso笑了起来,Will冷着脸站直了身子,转身离开。






"有的时候,真相还是被掩盖着比较好。"


轻笑消散在风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