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昨日梦(1)

#好的我这个魔鬼来写文了x#
#是这样,我对小扎和Dr.Fate几乎毫无了解,所以他俩的出场只是为了剧情发展呜噫呜噫#





chapter.1


说真的,反派从来不会挑时间。

Bruce正和Clark在餐厅共进晚餐,一个疯疯癫癫的男人突然冲了进来,大喊大叫着要清除世间罪恶,拔出刀就开始砍人。

整个餐厅的客人都慌乱起来,四处逃窜,男人一边大笑着一边挥舞着刀,逐渐逼近二楼的包厢——布鲁西宝贝的专座。

Bruce干脆地拉着Clark从餐厅二楼跳窗跑进小巷,随后皱着眉,"这里是大都会,你更方便出面,也更快。我这就去换制服,十分钟,或许更少——我想这对你不成问题?"

"当然。"Clark轻笑,摘下了眼镜。



但十分钟后,蝙蝠侠进入餐厅时,只看到一地狼藉,和倒在一旁昏迷不醒的超人。

"超人!醒醒!"蝙蝠侠也顾不得在大都会,也顾不得一旁受伤的普通民众,他几步跨到超人面前,对方紧闭双眼,失去了意识。

他以温柔的过分的方式抱起超人,转头看向罪魁祸首,眼中燃烧着令人恐惧的怒意。


"扎塔娜!"看到蝙蝠侠抱着昏迷的超人进瞭望塔的瞬间,Diana立刻唤来扎塔娜,且用真言套索绑住了那个疯癫的男人。

"魔法?什么魔法?嘻嘻嘻嘻嘻嘻……"男人咧开嘴笑了起来,"超人昏过去啦……"Diana脸上的怒火更盛,她知道男人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所具有的能力——但这一定是有来源的。

如果他来自大都会,那么,值得被怀疑的——Lex Luthor的精神病院。

"钢骨,调查一下。""收到。"



"……"Bruce站在红太阳房外,面具下绷直的嘴角看不出情绪。他未曾想,一个持刀杀人的疯子会拥有魔法。是他大意了。

"我从没见过这种魔法,这比起魔法,更像是一种诅咒。"扎塔娜推开房门,双手抱胸靠在墙边,"或许,你们需要让博士来看看。"

"博——Fate?"Diana了然,看向蝙蝠侠,对方仍旧一言不发,只是点了点头。

"但是——蝙蝠侠,"扎塔娜叫住了蝙蝠侠,脸上表情有些纠结,"你最好……跟我来一趟。"


Diana若有所思地看着红太阳房的方向。



"我很抱歉,这是连我都无能为力的诅咒。这是缠绕在灵魂上的……死亡。"

命运博士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一年的生命,不多不少。我无法逆转,抱歉。"

Bruce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只是双手抱胸站在原地,沉默地看着Clark。




在主席缺席的情况下,正义联盟举行了会议。

"闪电侠,不要去逆转时间。想都不要想。"天知道他多想回到那刻改变一切,但正义联盟肩负的是世界。Barry瘪着嘴点点头——他确实有这种想法。他无法想象没有超人的世界。

"扎塔娜,把康斯坦丁也叫来,你们……一个月之内找不出方法的话,就放弃吧。"

她应了一声,和一旁的Diana对视了一眼。女神扯了扯嘴角,她挑了挑眉。

"最后,一切照常,超人很快就会醒,所有人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散会吧。"

蝙蝠侠第一个起身离开,所有人看着他的背影,没有人打破这份沉寂。




"Hey……Fate?"Clark缓缓转醒,晃晃头,入目只有命运博士一人,"我……怎么了?"他只记得那个男人朝自己冲了过来,他折断了对方的双手,却在下一秒感到一阵眩晕。

大概是不省人事了,他想。

"魔法。"博士顿了顿,给超人解释了一切。

总有人要干这件事的。

"我明白了。"Clark的反应平静的恐怖,"谢谢你,Fate。"他勾起一个笑容。

命运博士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这里。Clark静静坐在原地,晃动着双腿,无意识地漂浮在了空中,湛蓝的双眼直勾勾盯着窗户。

在一瞬间,他觉得这是一种解脱。



"B?"蝙蝠侠抬眼,那双红靴子先他的主人一步靠近着蝙蝠侠,"我们需要谈谈。"超人的披风微微飘动,蝙蝠侠直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从中看不出一丝笑意,满是严肃。

但他要说的,不是蝙蝠侠和超人之间的事。


"……不,Clark。"Bruce放松了绷紧的肌肉,长叹了口气,摘下了自己面具,放在一旁的桌上,"我们不止需要谈谈。"

Clark半浮在空中,歪歪头,有些疑惑。


"……我假定你已经知道了诅咒的事情?"在看到自己爱人平静地点头之后,Bruce越发觉得心口的抽痛变得明显。他知道自己不该现在说的——但,他明白,自己不得不说。

"Clark……"他低语的声音带着悲伤,却又隐含着一丝夹杂着痛苦的喜悦。

"你知道你怀孕了么?"


晴天霹雳。Bruce看着Clark瞪大了双眼,张了张嘴,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腹部,伸手摸了摸,随即攥紧了拳头,久久未言。

然后,他红了眼眶。

泪水开始滴落,一滴一滴。

一开始,他咬紧了嘴唇,喉结滚动着,却渐渐忍不住心中的委屈与酸楚,他开始抽泣,可那种近乎绝望的感受仍在逐渐扩大。

他撕心裂肺地哭了出来。而Bruce所能做的仅仅是冲上去,轻轻把他拉到怀中,下巴压在他的发上,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没事的。


可笑的是,他们都心知肚明。




"为什么?"Clark开口,声音中仍带着哭腔,"为什么,Bruce?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我甚至以为,这会是一种解脱。"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Bruce无法开口,也无力开口。

是啊。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我会把孩子生下来。"终于,他用力地揉了揉双眼,语气恢复到正义联盟主席的严肃,即使他的眼睛和脸上的泪痕都出卖了他。

"你和我,一起准备后事。以及,告诉所有人吧,他们大概早就知道了,只是缺少我们的一句承认罢了。孩子的事,一起说了吧。"

"我不想——"Bruce刚开口,Clark就强硬地摇摇头,他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必须这样。"

可我……不想亲手为你准备后事啊。

终究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还有一年呢。"

Kal露出有些机械的笑容。


"就让我们……好好利用吧。"


--tbc--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