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赐予者(2)

#这次是熊孩子想太多了!#
#布鲁西没有不喜欢大米的意思!#
#本章有夜翼x星火的暗示/明示?#
#大米超为主#
#注意避雷#



今天上学,Wally又迟到了。

"对不起啦,我的超级拖延症又一次中和了我的超级速度!"Damian面无表情地听着Wally的道歉,他知道这句话是Barry说过的。

这两个人像的太过分了。

"我们接受你的道歉。"全班人异口同声地回应着,脸上带着不尽相同的笑意。

"但是,Wally,你又一次——没有用准确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班主任Iris笑着打断了Wally还想继续的解释,"我们是没有超级速度和超级拖延症的。更准确的形容是你今天的迟到是由于你不想早几分钟起床而导致的,对吗?"

Wally点点头,不好意思地跑回座位。

今天的课程是数学,这是必需课程,即使大部分同学成年后的职业和它根本无关。

Damian永远是课上第一,虽然他不喜欢任何书面课程,也几乎不喜欢任何人。

但,他知道,自己必须是第一。




他卡着点离开了教室,走向娱乐中心——每周二下午,Damian都必须和Dick一起在娱乐中心练习格斗,这是少数几个Damian十分享受的项目。他挥剑,Dick用棍。

他和前台的女士礼貌地打了招呼,径直朝着训练室走去,他中途遇见了Kori,她差不多也准时离开了教室,不过她是骑车来的,所以比Damian大概先到了半个小时。

两人微微点头示意,侧身擦过。

在那一瞬间,Damian觉得自己好像看到Kori头发有一种转瞬即逝的变化,而他不确定那是什么,他也不知道那应该是什么。

"Dick,你有觉得今天Kori头发不对劲么?"
在格斗练习的间隙,Damian最终还是张口询问了Dick,"哪怕是一瞬间?"

"你可是那个说我对Kori关注太多的人。"Dick奇怪地看了Damian一眼,"当然没有啦,她已经开始吃药了,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也对。大概只是压力太大了。"Damian压下心中的疑惑,重新投入训练。

可同样的变化出现在了木剑上。

一时失神,Damian动作顿了一秒,被Dick抓住了空子,反制住了Damian,赢下了一局。

"你在……放水?"Dick犹豫着合适的措辞。

"……不,只是一个失误。"Damian立刻冷漠地否认,重新举起剑,"再来。"

只是因为典礼将近而造成的压力可不会引起这么多错觉和妄想。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个11岁的男孩注意,娱乐中心的物品不能用于收藏,请明日还回前台。」

Bruce扫了一眼Damian桌上的木剑,什么都没说,转身关上房门离开了去。

也许是鬼迷心窍,Damian把木剑带了回家想要细细研究,可他再也没看到过那种变化。

或许……这就是错觉?

他真的有点怀疑自己的直觉了。

直到广播响起来,他才如梦初醒——自己违反了规定。他从未犯过这种低级错误。

他立刻冲回了娱乐中心,把木剑交予前台并鞠躬致歉,在对方接受道歉后立刻离开。

Damian从来可不准备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就算是几个人,几天,几次,也不行。

他必须,是一个完美的人。



"Damian!你有注意过Kal的眼睛嘛!"Dick和Wally一脸神秘地靠近Damian,"他的眼睛是浅色的!不像我们的深色眼睛,他的眼睛看起来特别吸引人——就和你这种特别深色的,看起来和黑洞一样的眼睛特别像!"

"首先,黑洞是虚构的,其次,我们应该称呼他为记忆传承者,你这样很没有礼貌。"
Damian眼都不眨地看着课本。

"他可是当众说过'私下里不要拘泥于规矩,想要怎么称呼我都可以'啊。"Dick嘟囔着,他知道Damian说的其实非常正确。

"你敢在Bruce面前这么说,他说不定都会把你解放了。"Damian勾了勾嘴角,嘲讽的意味明显到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Damian!道歉。"Kori插着腰突然出现在三个人旁边,"被解放可不是什么玩笑!"

"Hmm,我道歉。"Damian耸耸肩。

"我接受你毫无必要的道歉。"Dick笑嘻嘻地拉着Kori走向教室另一头不知道在说什么,Wally则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俩,表情耐人寻味。

"要知道,如果Dick真的太过于欣赏Kori以至于他想和她组成家庭,长老会不会同意的。"

"谁说不是呢。Bruce一定会是第一个开口反对的长老。而如果他开口了,别人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Damian丝毫没有否认的意思。

"不是说长老会要投票选举……"

"你要是见过Bruce平时的样子,你就知道,只要他做了决定,就没有人可以动摇。"


也许除了Kal El。


但Damian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他见过Bruce看Kal的眼神,虽然他不知道该如何准确的形容,但他一度怀疑Bruce会和Kal组成家庭,毕竟他有绝对自由权。

这个他,指的是Kal。

也许是Bruce没开口,也许是其他原因,最终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一切如常。

可Damian始终没有看到Bruce眼神有过变化,而Kal似乎也始终毫无察觉。

Damian承认自己对Kal也许有那么一点私心,希望他多看自己几眼,而不是和Bruce那么亲密无间——因此,每次Bruce带着他出现在Kal面前时,他都会显得格外叛逆。

只是对方永远带着微笑,毫无波动。

后来Damian才明白,Kal不会对任何人多看几眼,即使是面对Bruce,也只是因为他是自己唯一可以直接交流的人所以显出几分亲昵。他爱着所有人,因而不会爱任何人。

但这种幻想只在逐渐扩大,吞噬了他的思维,吞噬了他的身体,吞噬了他的心。

他知道,只要自己一说出自己的梦境,Bruce就会立刻给自己拿来药,让自己不再拥有这些幻境——但他才不在乎。

他可是01。





今天的早餐时间,Bruce要求分享梦境。

"从我开始。我梦见了我和记忆传承者同坐在一旁,看着典礼进行。"Bruce看了看两个互相瞪视的儿子,叹了口气,"典礼进行到10岁时我就醒了,我想,有点遗憾。"

Bruce向后靠在椅背上,"Dick,你先吧。"

"我……"Dick欲言又止,最后一咬牙,还是说了出来,"我梦见我和Kori呆在一个房间里,她的头发烧着,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却没有被烧到,她告诉我她可以控制这个能力了。"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你可以从明天开始吃药,Dick。"Bruce没有等到Dick的回应,便转头看着Damian,"我知道你有梦境。"

Damian阴冷地看着Bruce。

自己没有说梦话的习惯。

"Damian。不要妄图对我撒谎。"Bruce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叉置于腿上,表情中带着一丝微妙的嘲讽,"我知道,你有梦境。"


Damian听出了这句话里深层的讽刺。


「每个家庭都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该领养的孩子就是一个女孩。」


他必须做到完美,才能让Bruce没有理由让自己被解放。Damian努力克制住心中的怒火,露出了虚伪到让人懒得拆穿的笑容。

"我梦见我和记忆传承者在一个房间里,他靠在我身上,手里拿着一本我没见过的书。"

Damian恶劣地欣赏着Bruce越来越黑的脸色。

"他声音很温柔,像是在讲睡前故事——"

"Damian。"Bruce强硬地打断了他,语气有些僵硬,"明天开始,你必须吃药。"

他猛地站起身,快步走出家,摔上了门。

Damian一只手架在椅背上,歪着头看着自己父亲离开的背影,嘴角依旧挂着笑。

"……真是可悲。"

Damian看着Dick疑惑的眼神,摇摇头,重新继续吃着饭,表情平静地如同什么都没发生。



「我是唯一的特例,这不代表我会被解放,父亲。这么多年,我一直是所有同龄者里面最完美的一个,而我……」


「永远都会是。」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