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赐予者(3)

#今天份的高产???#
#趁还没开学,先多写点2333#
#强势安利The Giver这本书,很有趣的故事#






"Kal……记忆传承者,Damian已经开始有和你相关的梦境了,我应不应该让他吃药?"

Bruce几乎是冲进Kal的房间,可Diana——长老会的另一个成员——也在,他不得不改口。


他不能显得和Kal太过亲近,这会导致他,或者Kal被长老会决定解放——长老们要做到公正公平,而记忆传承者不能影响他们。

"现在他只是拥有一些无关紧要的幻想,让他吃药吧,等他开始显示出能力了,再说。"

Kal侧头看着Bruce,"还有事么?"

"……不,没有了,记忆传承者。"

Bruce关上门,呆呆地站在那里,过了许久,缓缓地转过身,离开了Annex。


"那么,记忆传承者。"Diana等Kal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她身上才开口,"如你所见,Bruce对Damian的保护太过重了,而如果Damian要成为一个足够优秀的记忆传承者,他需要在12岁典礼之后直接离开家,搬到你这里来。"


"你知道,据我观察,Damian一直认为Bruce很讨厌他,他每次都显得非常叛逆。"

"Damian还只是孩子。他看不懂Bruce所有表现中的深意,因此他揣测的并不完全正确。"

Diana微微笑了笑,"不着急。还有半个多月,你还有时间去思考……Kal。"


永生的女神在这个单词中注入了太多只有Kal才明白的情感,她悄无声息地离开房间,留下他一个人,重新孤单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Damian一个人甩下Dick先去上了学,他一路上显得怒火滔天,每一个与他擦身而过的人没有一个敢与他打招呼的。

他太早地到了学校,现在除了今天教课的Hal——名义上长老会的成员——以外,没有人。


"你好,Hal。"

"你好,Damian。"Hal笑着,他很欣赏Damian的能力,再加上只有长老会才知道的内幕,他一直对Damian照顾有加。


"原谅我的突兀,但……"Damian走向座位,却又折回身,"Hal,你觉得我会被分配到什么职业上?我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


"那是因为你太优秀了,Damian。"Hal挑眉,他倒是没料到这个问题,"你也知道,我名义上是长老会的成员,因此我不能向你透露任何信息。但,你是最优秀的一个,毫无疑问。"


Damian勾了勾嘴角,坐到座位上,闭上眼,双手抱胸,翘着腿,准备小憩一会儿。

陆陆续续地,人来了。Dick和Kori一起进了教室,Wally依旧是最后一个到的,但也算是准时到校了。人来齐了,Hal清清嗓子。


"今天我们要上的课,是如何正确运用想象力来使得自己更好适应成年生活。"

Hal在黑板上写下"IMAGINATION",转头看着台下这群足够优秀的11岁们,"每人写下一篇对于自己未来日常生活的想象,不要提到自己可能的职业,交给我。"

"哦,当然,我不会给长老会看的。"Hal想了想,笑着加了一句,摆了摆手。

所有人都笑起来,唯独Damian没有。一如往常,他神色淡漠,像是对此毫无感觉。


而最为讽刺的是,他,Damian,却是这些人中唯一一个拥有真正意义上的感情的人。





今天下课后,Damian要去Annex旁边的娱乐中心打扫——作为志愿工作——因而他提前交了作业就离开了。今天在Annex当志愿者的都是些比他小的孩子,他低着头打扫,心里只想着快点结束工作,回家早点睡觉。



结束了工作之后,Damian走出娱乐中心,天依旧是一如既往地明亮。他不经意地瞥向一旁Annex的方向,他脚步一顿。


他看到Hal正拿着几张纸,走进Annex。


Damian知道那几张纸是来自今天班里的某些或者某位同学的,他只是不知道是谁。


带着疑惑,他回到了家。


Bruce不在,Damian和Dick也乐得清闲。他们谁都懒得分享生活,毕竟他们一天中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同一个地方的。

迅速吃完晚饭,Dick把剩下的饭菜放到门口等人收走,Damian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拉上窗帘关了灯,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为什么Hal要给Kal看某些同学的想象?或者说这是长老会的要求?又或是什么?


Damian越想越头疼,他一下子坐起身,刚想下床,就看见了床头柜上的药片。


也许吃一次无伤大雅。


一夜无梦。





很快,12月份就要到了,所有11岁们最盼望的典礼即将要开始了。很多Damian的同学都在努力去做志愿工作,希望长老会能分配给自己理想的工作——在这一点上,长老会从未有过差错,因而Damian并不上心。

即使是在他仍不知道自己想从事什么职业的情况下,他依旧看起来云淡风轻。


那种一闪即逝的奇怪感觉自从吃药后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些有着Kal的梦境也是。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以前那种渴望变淡了,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想顺其自然。


几乎所有成年人都在忙碌地准备着典礼,8岁的孩子盼望着拿到自行车,9岁的孩子盼望着拿到新的衣服,10岁的孩子盼望着新的发型,而11岁的孩子们焦急地等待分配。


长老会的所有人都忙的不见踪影,偶尔有几次Damian看到Bruce,Kal和Diana并排匆匆地沿着河走过,却并来不及打个招呼。


对于那条河,很多人都对它避之而不及,唯独Damian喜欢安静地坐在河边,沉思。


那是好几年之前的事情了,Damian被Bruce领取之后不久,Damian刚开始熟悉他的时候。

Jason,那个男孩,社区中Joker的孩子,一个很难得被Bruce所欣赏的孩子。

也许是社区的疏忽,也许是Joker突然的精神失常,那天在河边,Jason在和Joker进行日常散步,Joker突然拿出一根撬棍——据Bruce所说,那根撬棍应该是Joker从他工作的地方带回家的,而不知为何没人发现——就在当时的那个地方,把Jason活生生地打死了。


Joker被确定无疑地执行了解放,并且他的名字禁止被继续使用,提到他的时候,只可以用Joker,他曾经的职业来代替。


那天,河的样子都变得浑浊起来。




社区每年都为Jason举行哀悼仪式,所有人在典礼上,低声念着他的名字,声音逐渐变大,又渐渐变小,像是回声一样直到结束。



Damian经常会想起Jason的样子,模模糊糊的记不清楚,但他也曾欣赏过他。


也许,只是上天的妒忌吧。



Damian看了一眼远处骑车来的9岁们,站起身,拍拍衣服,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几天后就是典礼了,Bruce这几天都绝不会在家,他和Dick必须把一切都管理好。





任何一个差错,都可能改变一切。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