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赐予者(4)

#嘿嘿嘿马上该开始主线了#



典礼开始之前,所有人都必须按年龄坐好。当然,成年人不分年龄,坐在一起就可以。

作为典礼的压轴,12岁们坐的是最靠近舞台的位子,然后依次是11岁,10岁,直到婴儿。


主持人扎塔娜穿着一身礼服,在舞台的一角专注地看着自己的稿子;长老会们坐在舞台旁边的一个特殊长桌后,Kal坐在中间,他们都正襟危坐,神色是难得一见的严肃。


Damian终究没有等来Bruce看他一眼,作为一个努力了12年的完美的孩子,他只是希望能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里得到父亲的一句赞扬,但现在他想,也许这都只是一种奢望。


Dick和Wally兴奋地交头接耳,Iris责怪地看了他们一眼,象征性地说了一句就随他们去了。


这种大日子,兴奋一点也无可厚非。


Lex管理整个医疗中心——Damian对Lex一直没有好感,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个光头,更是因为从他给Damian的感觉来看,他是一个阴郁而神经质的男人。


Damian可不希望看见下一个Joker。




终于,场地里安静下来,除了婴儿们发出的噪音。所有人微笑着看着婴儿和他们的育婴师,要知道12月典礼的场地是要绝对寂静的,不过所有人对于婴儿似乎都有额外的耐心。


"今天,是我们的12月典礼。"扎塔娜微笑着向观众行礼,开始了上午的庆典。


所有的庆典都是以0岁们的起名仪式开启的。



有一个男孩,看起来会是一个优秀的人,他被赐予了Jason的名字。Damian皱了皱眉,嘴中还是没说什么,象征性鼓了鼓掌。


前几天,Martha刚刚被解放——老人和新生儿的解放和平日意义的解放不一样,老人的解放是一种荣誉,这是对他们一生的庆祝;新生儿的解放则是因为他们不够强壮,因而育婴师会解放他们,以此来保证每个年龄50个人——所以今天,一个小女孩被赐予了Martha的名字。


Damian从来没真正看到过解放的场景,所有人都告诉他,除了专门职业的人员和育婴师,没有人可以参与解放的过程。

但他非常好奇。尽管他知道有一句俗语叫"好奇心害死猫",他仍旧想知道。


他被Bruce警告过不要试图靠近解放的场地,但他仍旧偷偷在场地外观察过一次——一个他记不得名字的老人,在接受了在场自己所熟识的朋友的分别话语后,独自走进了一间房间。


然后,门关上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而那扇门,Damian多次试图想要打开,却从来没有成功过。他试的次数太多了,直到最后他终于决定放弃。


等到合适的时间,自己也会被解放的。



等报完了所有婴儿的名字,就要开始1岁们的典礼了。一切都像Damian每次参加典礼一样无聊,他不耐烦地点着脚尖,等着0岁们到5岁们的典礼过去,然后就该是午饭时间了。

一个上午过去的很快,也过去的很慢。等扎塔娜终于宣布午休的时候,Damian第一个就站起了身,径直朝着孩子们的食堂走去。




"Damian,我总有种不是很好的预感。"Dick坐在Damian对面,表情有些凝重,"我从来没有看见整个长老会有这么严肃的气氛过。"


"或许只是这次有人比较重要呢。"Damian漫不经心地回答,叉子搅动着盘子里的面。


"我可不觉得有人能够这么重要。"


"Dick,你忘了我吧。"Damian淡漠地停下手里的动作,开始把面送到嘴里。


Dick翻了他个白眼,低头吃起了饭。




午饭后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Dick和Damian自然不会浪费,两个人找到了典礼场地附近的一小块隐蔽的空地,练起了徒手格斗。


"……刚刚树后好像有人,Dick。"Damian猛地挡下Dick的手刀,扭头望向传出细微杂声的方向,却是空无一人。他绷直了嘴角的弧度。


"……没事,会走到这边来的也就是工作人员罢了,他们知道我们两个是谁。"Dick皱紧眉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放下了手。

"回去吧,典礼也快开始了。"




两个人匆忙到位的时候,典礼正好开始。Iris看了他们一眼,没说什么,转头专注地看着台上新7岁们的典礼。这也是一场大典礼。


7岁们被允许穿上扣子在前的衣服,这代表着他们可以独立照顾自己,而不需要让别人帮忙给自己扣上在背后的扣子了。

但衣服仍旧是没有口袋的,有口袋的衣服则是即将上台的新8岁们所在盼望的事情。


新9岁的孩子们上台领了自行车,新10岁的孩子拿到了订做的衣服,然后是新11岁们。


11岁的时候,女孩会被剪成及肩短发,男孩会被剃掉半长的头发,但细致的后续工作都会由家长来完成——Dick和Damian的发型都不是由Bruce修理的,他们两个的发型全部都是Kal经手,因为Bruce"没有时间"。


Damian想到这里,又不由得冷笑一声。所谓的没有时间,只是把自己丢在工作里而已。



台上散落的一地头发很快就被清扫干净了,扎塔娜宣布停止典礼十五分钟,所有人可以休息一下,接下来就是新12岁们的典礼,也就是他们所有人,Damian,Dick,Wally,Kori等50个人的,最终的典礼,今天的压轴戏。



Damian知道自己理应是第一个被叫上台分配职业的,所以他没有动,任由其他同龄人交头接耳叽叽喳喳地说一些自己听不清也懒得听的废话,一个人正经地坐着,非常显眼。


连心跳的速度都有点变快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Damian总觉得Kal看了自己一眼,又重新把眼神放到了台上。


"请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广播突然响起,甜腻的独属Harley的声音回荡在场地里,"最后一场的12岁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Damian的所有同学几乎是一瞬间安静下来,一个个坐的笔直,期待地看着扎塔娜。




"现在,12岁典礼正式开始。"在微笑着审视了所有人群后,扎塔娜看着12岁们一个个认真的表情,大声宣布最后的典礼开始。




等了一整天,Damian最期待的事终于要发生了。他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在别人看来,他眼中的高傲简直要溢出来。但他不在乎。






因为他知道,自己配得上这份高傲。



"02,Kori。"


Damian愣住了。


事实上,所有人都愣住了。


「她跳过了我?她怎么可能跳过我?」


Damian怔怔地坐在原地,甚至没有细想这是为什么,他只是觉得头一阵阵地发昏,胸口闷的有些难受,但他努力地坐直身体。


他感受到了同学们投来的关怀而疑惑的目光,他感受到了Iris担心的目光,但他无力回应。



怎么可能?


自己怎么可能被跳过?



从出生到现在,Damian第一次感到恐惧。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