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赐予者(7)

#tada!七夕入主线!#
#也稍微有点甜的吧xxx#








七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Damian几乎整日整日地泡在书里——Kal为他请了七天假,他除了读书就是在练习剑术,不过枯燥而充实的日子确实让他感到无聊。


那些书籍不同于课堂上的学习用书,也不同于任何故事,那是……用他新学到的一个词语来说,那该被称之为「历史」。


书里有太多太多陌生的词了,大多数都是陌生的名词和形容词,他从未听过的词语。

他没有去问Kal任何一个词,也许是不想,也许是奇怪的自尊心作祟,他想证明给Kal看自己就是最好的人选——他努力的近乎疯狂。


但他越来越多的看见那无法形容的变化,在任何事物上——Damian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有时候几秒,有时候只有一瞬间,在几乎任何事物上都出现过。


七天,他唯一理解的就是历史这个概念,对于其他的一切,依旧是一概不知。




"Kal。"第八天早上,Damian一大早就爬了起来,不出所料Kal依旧已经起了床。他走进平时记忆传承者的"工作室",叫了一声Kal。


"终于意识到了你没办法理解所有的东西?"Kal露出一个不出意料的表情,"相信我,你是最优秀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你很让我骄傲了。"Kal微笑着,一瞬间,这与他曾经梦中的场景重合了。


在梦里,Damian梦见自己和Dick比试剑术,最后他赢了。Bruce走到一旁去教导Dick如何出剑,而Kal却坐着,看着自己,笑着。


温柔,甜美,而且独一无二。



"我最近……频繁的看见一些变化。"太多的话徘徊在嘴边,Damian最终都咽了下去,向着Kal认真提问那些他确实不懂的话题。

"这些物体本身……没有任何变化,我的意思是形状,样子,就是他们的……"Damian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合适的词语。


"颜色。"


"什么?"


"颜色。"Kal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当然,你不知道这个词,或者它的意思。"


Damian疑惑地咀嚼着这个陌生的单词。



"正好,这就作为第一个训练吧。"Kal打了个响指,"今天,你会了解,颜色是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我一个人承担这个职业,却被称之为传承者么?"Kal示意Damian坐到自己对面,"我想,你当然知道,我也没有必要卖关子。我可以把记忆传输给你,而相应的,我会失去这部分的记忆。这是单向的。"


"我不可以传回给你么?"Damian敏锐地听出了弦外之音,立刻发问道,神色严肃。



"你可以传给别人,但不能传回给我。"Kal苦涩地笑了笑,"我的能力一旦耗尽,所有的记忆都会以极快的速度褪去——而你不一样。你与生俱来拥有和我相似的能力,你会保留着所有的记忆,直到你要寻找下一个传承者。"


"现在,我就给你传输和颜色相关的记忆。"


Kal把右手手掌按在Damian前额,一阵阵温暖的感觉从连接处传来,Damian闭上眼。


"用心在记忆里寻找。你会发现的。"


“你会发现,这些从你未曾经历过的事件里组成的记忆,真实的太过吓人。”



轻飘飘的,Kal低声细语着,而Damian却并没有听清最后一句话。他放空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认真地回忆往事。




Damian找到了自己在娱乐中心那天,他瞥见了Kori头发的变化,又转瞬即逝的那一刻。


他现在知道了。


"那是……红色。"


红色。


"在社区里,人们能看见的只有浅色(light)和深色(dark),最多会用较浅色、较深色这样的词来形容,甚至没有黑白灰之分。"


Kal温柔的声音传进Damian的脑子里。


"你第一次看见红色并不让人意外,红色是我们的眼睛最容易分辨的颜色。在这么多年的经历下,社区选择放弃了颜色,在这样无色的环境下更能让人保持统一。"



然后,一个个颜色变化的场面在Damian面前闪过——蓝色,绿色,黑色,紫色,白色,还有各种各样的颜色。是那么美妙。


然后,他睁开眼,看向Kal。


Kal的眼睛,是如同星空那般深邃,又如同晴空那样纯粹的蓝色。Damian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颜色,也从未见过如此美妙的景致。


但很快,颜色又褪去了。Damian尽力地想要留住每一抹色彩,可他却抓不住。


“慢慢来,Damian。”看着Damian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Kal不由得笑出了声,“一开始,你只能抓住这些颜色几秒,甚至更短。但你每天尝试练习,很快你就能看见它们了。”


“为什么?”Damian沉默了一会儿,突兀地开口道,“为什么长老会决定取消色彩?”


“……因为这里需要完美。”Kal短暂地沉默了一下,给出了一个自己的答案。


“但这并不完美。”Damian皱紧眉头,“他们取消了美好的事物,他们让所有人看起来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这算什么完美?”


“Damian,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完美。”


Kal轻轻摇摇头,示意他先停下。Kal站起身走到广播旁边,按下了一个开关,广播顿时被一个罩子盖上了——Kal关了广播。


“要知道,只有你和我是能看见颜色,知道颜色,理解颜色的人。他们看来,所有人一模一样,恰恰是最简单最完美的社会。”


“有些时候,很多事情远比看起来的复杂。”


“你不知道很多事实,我也不能一下子全部告诉你,但我会每天告诉你一点。比如,今天我要告诉你的,是长老会的成员,其实远不止我和Bruce这些坐在台上的人。”


“任何人,你身边的成年人,都可能属于长老会,而他们在长老会的报道时间仅限于深夜,所有人都熟睡后,寂静的时光。”


看了看钟,已经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了。Kal看了眼Damian的表情,对方只是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而Kal的眼光是何其狠辣,他一眼就看出来了,Damian在怀疑。


不是他说的这些话的真实性,而是社区里的所有人是不是在撒谎。Damian足够聪明,足够优秀来意识到这只是个无谓的猜测。



推门而出前,Kal转过头,弯了弯眼角。



“哦,对了。你的眼睛,是很漂亮的绿色。”



门虚掩着,Damian迟疑了几秒,最终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起身跟了出去。



“我想要的,就一定是我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