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坟-Andrea

蝙超(Bruce,Dick和Damian都吃x),Grimm R/N,Ziam,冷闪,箭闪,WonderSteve。
吃的很乱,大概这样。
哦对,还有allJack。
POTC的。
最近的新欢是Rothfrye
雅各布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啊啊啊啊啊啊封不觉!!!!
觉哥真好看!!!

赐予者(10)

#前半部分该解释的差不多了,谈恋爱吧#
#下章开始谈恋爱了#
#之后就开学了,高一,所以只能周更了233#
#没人看也要写,也算是对自己的坚持吧#
#接下来还是删蝙超标签吧,毕竟基本没有蝙超剧情了,要是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已经好几个星期了,Damian所得到的记忆全都是美好的,漂亮的,没有任何他以前所听到的"痛苦""折磨""无法忍受"的记忆。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Kal是在保护他。


"Kal!"Damian冲进工作室,"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任务会有很多痛苦折磨,但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给我任何机会去帮你分担。"

"……这些痛苦和你们平时受伤是不一样的,Damian,"Kal抬头,神色平静,"你不允许使用任何药物,也无法躲开这种痛苦。"


"我不在乎。"Damian脱口而出,看起来有些气鼓鼓的,"我只想帮你分担痛苦。"


"……既然这样,也是时候了。"


Kal站起身,叹了口气。


"从小事开始,你才会比较好接受。"



太阳。

太过毒辣的光线。

Damian用手挡着眼睛,猛烈的阳光照的他无法睁开眼睛——但很快,他就感受到一种奇怪的痛楚,从皮肤蔓延到体内。


"这是晒伤。"


Damian嘶了一声,咬紧牙,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他从没经历过这样的痛苦,以往就算是受伤了,只要吃下药就会立刻没有任何痛的感觉。晒伤不能说是他忍受不了的痛,他忍受不了的是这种长时间挥之不去的感受。


他睁开眼,身上的皮肤还在一阵阵发疼。


"Damian,这会持续好几天。"Kal盯着他,却没有看到任何表现痛苦的神色,"看起来,你确实能够经受得住这样的记忆……"


"再给我其他的,这样的记忆。"沉默了半晌,Damian开口道,"我……想知道。"


"……好。"


那种细微的痛苦一层层叠加,融合而成的那种感受是Damian完全无法形容的。不知道为什么,Damian觉得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让他有一种……活着的感觉。


烫伤,烧伤,冻伤,撞伤,极端的细小伤害全部涌来,Damian只是抿了抿嘴,睁开眼后也依旧毫无波澜,淡然地坐着。

唯有握紧的拳头透露出一丝讯息。


“这些还只是最轻的。”Kal放开手,靠在椅背上放松了身子,“之后……会更难。”


“你背着痛苦和孤独,度过了这么多年?”


“是啊。”Damian总是能问出一些出乎Kal意料的问题来,“但也有很多幸福啊。”


“……我想知道那场意外是什么。”


Damian坐直身子,严肃地盯着Kal。身上的伤痛依旧在不断浮现,但他不在意。


“啊,那场意外。”Kal点点头,“说是意外,也不能完全叫意外。那次,我被重伤了。”


Damian这才知道,氪石是什么。


“Lex——他掌管医疗中心,也自然会知道所有社区里的物种。我很早就发现社区里有氪石,所以我也一直对那篇区域敬而远之。”

“但Lex,他发现了氪石,还发现它对人体有辐射效果,便拿去精神中心做研究。”


“我那次是去例行巡视的,精神病患如果不能被治好就只能解放,但Lex总能治好他们。”

“一个病人突然失了控,抓起一旁的氪石碎片就朝我冲了过来。那种突如其来的虚弱我太熟悉了,我根本无力躲开这样的攻击。”

“我的整个胸口几乎被他划开了,Diana这才反应过来那是氪石,她立刻打晕了病人,把我带到了一旁的急救室,但无济于事。”


“我的能力不足以支撑我的生命,更何况我把能力全部集中在记忆这一部分,除非得到阳光的照耀,我基本上是必死无疑了。”

“幸好,Bruce有一个仿黄太阳的装置,但那是来自于蝙蝠侠的——年代久远,但一直有人在修理。那大概算是最后的保险措施吧。”

“我活下来了,机器也报废了。我把其中所有的能量都拿走了,才修复了身体——社区的药对我无效,所以我不能用药——而我原先的能量也被吸收了大半。”


“那导致有很大一部分记忆散发到了社区里。有人感到了痛苦,有人感到了快乐,有人感到了绝望,有人感到了孤独。那段时间被解放的人,多到无法计量,一度成百上千。”

“我又消耗了能量,一个个地把记忆收回,那花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那年的12月典礼都显得冷冷清清。都被解放了,没办法。”


“这也是为什么我着急找一个记忆传承者,我原本的能力还能支撑数百年,可这场意外简直是杀死了我一次。我时日不多了。”

“Lex把氪石研究封存了,他向我道过歉,但我总觉得这场意外和他有点关系。”

“病人失控,氪石碎片,但我没多想,接受了他的道歉。惯例,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就是全部了。这也是为什么长老会要求你不能解放的原因。如果你解放了,记忆也会这样散发出来,而我再想收回来,就难了。”


“为什么我没有印象?”Damian默然听完。


“也许那是因为,我从没删掉你的记忆。”



Kal笑了。



“看到你眼睛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会是一个合格的记忆传承者。你能承受记忆,能感受记忆,社区中所有人眼睛都是黑色或者棕色的样子,而我是蓝色,你是绿色。”


“这是独一无二的。”



“即使不能称之为礼物,那也是一种馈赠。”


Damian望着Kal的眼睛,微微勾了勾嘴角。





“是的。这是一种馈赠。”

评论

热度(3)